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百一十一章 龍帝

小說: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9-06-04 22:39
  若只是如此,三頭生靈或許會興奮,因為那意味著這三個金丹很強,強到足以讓他享受一頓大補的程度,甚至沒準兒能觸碰到一點真神的境界也未可知,畢竟這種能抗衡靈神的金丹簡直就是萬年難遇。
  可這是在天河境內……是受四大族管轄統治的禁區!
  如今并非天河潮汐的爆發期,因此天河附近并沒有四大族的守護,他其實只是恰好路過,遠遠發現有地界人居然在這時間段強闖天河,于是偷偷過來守株待兔。本以為對付幾個金丹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兒,哪想到居然還戰之不下,若是打斗聲驚動了那四族……
  他這念頭才剛剛冒起,就已經感覺被一股強大無匹的威能籠罩住了。
  一只滔天大手從空中看似隨意的拍了下來。
  即便剛才面對上那明顯高出自己一個境界的巨大生靈時,老王也沒有失去過自信,但在這一掌面前,他的信念卻就像是在螳臂當車。
  什么三頭六臂、什么冥王佛祖、什么天地棋盤,所有的一切都仿若是虛幻、宛若鏡中花、水中月,被那無可匹敵的大手輕易便拍了個粉碎!
  緊跟著,便見那剛才還狂傲無比的三頭生靈戰栗著,瞬間收了那巨化的真身,化為一個和老王等人相差無幾的七尺人型跪服下去、且還五體投地、不停的磕頭:“小人誤入四族禁區,實乃無心之失,神王饒命!求神王饒命!”
  “擅入天河禁區,還妄圖吞噬珍貴的金丹天星。”一個威嚴浩蕩的聲音在高空中響起:“死!”
  那‘死’字剛剛脫口,只見那跪服在地上的生靈面孔猛然變得猙獰起來,從地上翻身沖天、想要反抗,可還沒等他將本我的力量展現出來哪怕一絲,只聽一道清脆的炸裂聲,他的整個身軀都宛若是爛西瓜一般完全爆開。
  可這還不算完。
  一個晶瑩剔透、白玉般的小人從他的軀殼中驚恐的逃竄而出!
  “那是他的靈神!”老王的眼神一凝。
  地界的修行中并沒有靈神一說,修行到金丹,便是地界那方空間所能容納的極限,沒有任何人可以超出這個范疇,哪怕就是天界的強者要想進入地界,也只能壓抑自己的實力,將實力控制在金丹境。否則一旦有過于強橫的力量出現,那將不被天地所容,立刻便會受到地界那方天地的排斥,強行將你‘吐’出去。
  所以地界人是并不知道金丹之后的修行路的,到了王級金丹便已是一切修行者的極致,如果你想繼續修行,那除了選擇登天路將再無任何其他的路可走。
  可老王知道……他在鏡面世界觀摩過龍帝數年,換算成鏡面世界中的時間,那已是觀摩了無數個紀元。雖說即便是龍帝也無法改變地界的規則,僅僅只能擁有金丹極限的力量,但通過一些蛛絲馬跡,老王能看到龍帝所展現出來的、金丹之后的道路。
  那就是修神,將所謂的真身本我化,讓真身和靈魂融合為一,成就真正的本我,便是現在那三頭生靈軀體破碎后,逃出來的那個白玉小人形象!那可稱之為靈神、也可稱之為元神,肉身只是皮囊,只有靈神才是修行者的根本和道行所在!
  這是超越金丹的境界,那三頭生靈的元神閃耀無比,白色的炙光宛若太陽一般耀眼,威能無限,是之前那頂天立地的巨型身影的力量濃縮,速度更是奇快!宛若一道真正的光,只是在出現的瞬間便已飛射出去數十萬里遠!
  可它快,空中那只大手更快……不是移動的速度快,而是生長的速度快!有五根通天般的手指瞬間就已經立了起來,攔截在數十萬里外的位置,緊跟著五指一合。
  轟!
  有宛若一顆行星爆炸般的威能,讓這周圍數百萬公里方圓的宇宙空間都為之動蕩,有巨大的宇宙風暴卷席,遠處更是閃耀起一陣刺眼的白光。
  老王四人忍不住閉上眼睛,好不容易才在那狂風驟浪中穩住身影,可等那白光平息再睜開眼時,巨化的大手、那逃竄的元神統統都已經消失不見,璀璨的空間中空無一物,就像是剛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可四人此時卻絲毫沒有能松口氣的感覺,趕走了一只狼,卻來了一只虎……
  嗡嗡嗡嗡……
  一尊巨化的身影在虛空中緩緩凝形。
  他穿著一身薄紗,絲毫不忌諱身體上一些隱秘的部位暴露出來。
  他渾身沐浴在一片璀璨的金光中,背后更是展開著足足六對巨大的羽翼!氣勢之強盛,哪怕他此時正刻意收斂著,也足以讓老王四人感覺到戰栗和恐懼。
  傳說中的天翼族人,生來是只有一對翅膀的,翅膀越多,意味著他們的實力越強、境界越高,在王重有權限翻閱的一些天門書籍中,記載過曾經來到地界最強大的天翼族,能視整個地界強者如無物的那種無敵存在,也才僅僅只是六翼而已!而這十二翼的天人……這是天翼族的王者!
  太強大了!
  而且,老王認識他!
  老王盯著對方那逐漸顯化的臉龐,眼中升起一抹復雜的神色。
  這不正是自己在幻海世界中見過的那位逼宮龍帝的天翼神王嗎?!
  竟然剛上來就被這天界最強者之一、也是龍帝的死對頭堵住,這恐怕是老王出發來天界前從沒有想到過的、最糟糕的局面!
  “我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天翼王臉上帶著一絲淡然的微笑,看似沒有任何動作,可王重等人卻瞬間便已感覺全身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牢牢鎖住,半點也動彈不得!
  “你早就在這里了?你知道我們要上來?”老王瞬間就明白了很多,心也在迅速的下沉。
  神王只是短短兩句話,可透露出的信息里卻沒有一個是好消息!
  如果神王只是被那三頭族和王重的打斗聲意外吸引過來,那還好。可他早就已經在這里等王重等人,說明他很了解地界的情況,能猜到王重等人進入天界的決心、甚至是能猜到大概的時間。那么很顯然,如同莎娜里那些天界的探子早都已經將王重的一切信息匯報到天界了。
  這讓老王瞬間就失去了一切的主動,甚至可以說是一敗涂地,要想裝傻充愣是不可能蒙混過關的。
  “當然。”神王的語氣相當輕松隨意:“讓那三頭族放肆,只是想看看你是否真的回來了,可惜啊,當年縱橫無忌的龍帝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卑微的蟲子。”
  “神王,當年你們為什么要殺害龍帝?”王重沉聲道。
  “殺害?哈哈哈……”神王放聲大笑,看著王重的眼神甚至帶著一絲憐憫,又透著一點輕松,“也罷,雖然你的身上只剩下他的一點殘魂,既然你真的上來了,我就跟你說說。”
  當年無數的文明共同建造了星盟,分天地兩界,如同混沌分層,四大九級文明和極少數的強者居住在天界,追求第五維度的極致,然而很快變故出現了,看似能量永恒不老不死的天界出現了一個極其可笑的bug,他們“餓了”,強者們不知為什么感到了恐怖到極致的饑餓,是來自靈神的渴望,每個到達這樣力量的生物早就擺脫了最基本的能量需求,然而在這一刻卻變得無比的濃烈。
  沒有什么天堂,也沒有什么極樂凈土,戰爭和混亂出現了,這些第五維度生命的最精英的存在開始互相吞噬,局面失控,龍族和四大族聯手壓制,最終平息了戰爭,但天界的生命體也所剩無幾。
  但是問題并沒有解決,更可怕的是,天界就像是個籠子,把他們困住了,既然不能互相吃,那就只能吃下面來了的,金丹一樣可以提供足夠的能量,一切似乎變得挺理想的。
  這個時候龍族出現了一個超級天才,也就是龍帝,他想解決這個悲劇,打開這個牢籠,恢復一切的秩序,說穿了,星盟的出現,違背了第五維度的最高法則,等于說一個二維的漫畫人物想要破開紙面進入高維世界,而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因為這會摧毀一切,宇宙是有自愈能留的。
  存活的靈神并不樂意,他們覺得這樣挺好的,經過動亂之后,他們已經成了第五維度的終極主宰,收集信仰,吃著金丹,享受著分身和投影干擾各個文明的事兒,說白了,所有的世界都是他們的游樂場,所有的生物也都是他們的食物,他們玩的不亦樂乎,已經到達了終極,為什么要倒退?
  “然后就出現了一場大戰,可惜,我們集合了最強的力量,死了四個,依然不能打倒龍帝,所以就答應了配合他,他狂妄了,竟然帶著命運石板闖入命運輪回想要找到治愈這一切的鑰匙。”神王看著王重,“這鑰匙就是你,看看你,弱的像個螻蟻,這就是放棄一切從頭開始的結果,事實證明,我們是對的,你要死,這就是第五維度所有生物的宿命!”
  王重等人全部聽傻了,簡單說,就是一幫家伙到達了巔峰,成了神,其實全部變成了食物鏈頂端的怪物,而龍帝想要改變這一切,放棄肉身通過某種秘法投入下界重新開始,找尋治愈的方法。
  而王重應該就是他的后裔,然而到頭來,一切成空。
  “那之前從地界上來的飛升者……”王重沉聲道。
  “吃了。”天翼神王就像是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這種事兒對他來說確實也是微不足道:“信仰能提供主要生存能量,金丹就像加餐,我們也習慣了。”
  王重等人想到了奈皮爾·墨,眼中閃過一抹殺氣,可只是頃刻間,那絲殺氣便被四周磅礴的威能所吹散。
  有時候,意志是并不能戰勝現實的,這不是你愿不愿意向現實妥協、不是你有沒有勇氣的問題。就像當一匹真正的大山壓到你身上時,你覺得你會有意志去對抗他嗎?不要抬杠,你沒有的,因為在你還在考慮自己是否有這個螳臂當車的勇氣前,你就已經被大山壓斷氣了,死人不可能有任何的想法。
  這是一種悲哀,老王發現自己竟然連殺心都無法提起來,甚至無法憤怒。
  神王卻根本就沒在意,他看了墨問一眼,佛道中人在天界已經很久不見了,他們的舍利子對補天而言有著妙不可言的功效,是尋常金丹的好幾倍,若是在平時,發現這樣的補天材料,四大族的王者少不了要開懷大笑幾聲,可今天不同,因為今天還有更大的大魚,而且是大好幾萬倍。
  他很快又將目光轉移回了王重的身上:“你的問題我回答完了,現在,我倒要問你幾個問題。”
  “我可不太想回答你的問題。”老王呵呵一笑,不能憤怒、無法產生殺心,可至少,他有微笑著拒絕的權利。
  “呵呵,知道為什么任由你在地界猖狂,甚至連你動了尋龍組的人,也沒人下去找你麻煩嗎?”
  “因為你們沒那個能力,地界容納不下比金丹更強的存在,你們去了也對付不了我。”
  “自欺欺人。”神王微微一笑:“如果你真是如此想,那老老實實藏在地界就好了,干嘛還要來這里送死?只因你看過地球的歷史,知道天界四族的手段。哪怕就是將自身壓制在金丹境,以我們對法則的了解和掌控,也足以對付你了。”
  “那你們干嘛不下來呢?”
  “你會不知道原因嗎?”神王反問。
  老王微一沉默,他們怕的不是自己,而是怕龍帝,只聽神王繼續說道:“我給你一個機會,交出命運石板,你知道那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如果你乖乖配合了,我就不會動地球,他們的存在對我而言并沒有意義。甚至,我都不介意放你回到地界去,在一個無法成長的地界,你構成不了我們的威脅。”
  “如果你沒說第二句話,我說不定還真就信了。”
  “信不信在你。”天翼神王的聲音轉而威嚴:“滅不滅絕地球,卻在于我們。”
  “交出命運石板!”
  “交出命運石板!”
  “交出命運石板!”
  不是天翼神王的回聲,而是有三個同樣威嚴浩蕩的聲音猛然從東南西三方響起!
  有三尊巨大的化形出現。
  西方方向是一尊純粹的元素生物,它全身都在燃燒,宛若一個人型的太陽,不要說它那恐怖的威壓了,王重甚至都無法直接用眼睛去看它,那光芒太過耀眼,多看一秒都簡直是要刺瞎你的眼睛。
  元素神王!
  南邊方向那身影則是全身籠罩在黑暗中,但不同于木子的那種死寂的黑暗,這種黑暗狂躁無比,充滿了狂暴和肆虐,那化形的體型也并非人型,而是長著三頭六臂,黑暗中隱隱怒睜的圓目,好似一尊暗黑怒目羅剎,帶著無比濃烈的殺伐之氣,心志稍稍不堅者,只要看它一眼,恐怕都會被它身上那恐怖的殺氣所影響,化身為只知道殺伐的嗜血之徒!正是天界最好戰的暴魔一族。
  暴魔神王!
  而在東邊方向,那尊身影就已經完全不是人型了,而是獸型。
  它的軀體龐大無比,有著粗壯無比的四肢,宛若傳說中的洪荒古獸,渾身氣血宛若實浪沖天,哪怕只是身上的隨意一滴汗珠,都是血紅艷亮,蘊含著無盡的生命力……天界四族中的荒族,誕生自傳說中的洪荒時代,最強大的肉身,號稱第五維度初始生命的本源、最古老的種族。
  蠻荒神王!
  他們和天翼神王一樣的強大巍峨,散發著無盡的威能,坐鎮于這方天地空間的四面八方,宛若矗立在天地間、支撐這個世界的神靈!
  四個神王同時開口呵斥,神明一怒,乾坤挪位、斗轉星移,霎時間便是天搖地動、星月無光!恐怖的威能讓木子、墨問、艾俄洛斯直接就是一口血噴了出口,就連老王都是身子顫顫巍巍,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強大!無法想象的強大!大到了根本都看不到差距的程度!這和預想中差的太多。
  要知道,老王當初敢有前來天界的自信,很大程度是得益于在幻海世界中的見聞、以及在鏡面世界中對龍帝那些歷史片段的觀察。
  老王能看出自身和他們之間的差距,感覺距離是有很大一截,但還不至于遙遠到無法觸碰,或許等自己到了天界突破金丹的桎梏,很快就可以迎頭追上他們,畢竟地球是那么的特殊,畢竟自己有可能是曾經無敵的龍帝的轉世!可他顯然錯了,從一些模擬的記載片段中去揣測神的強大,這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因為地界不能容納金丹以上的戰力,就連顯化出來的規則和圖像,都無法超脫出這個范疇。所以老王以哪些片段為基礎,來推斷神王的強大,這本身就是個天大的錯誤。
  一步錯,步步錯!選擇前來天界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命運石板就是命運石,這是老王唯一能肯定的事兒,但交出命運石就真能保全地球嗎?老王可不這樣認為,以天界四族的心狠手辣,怎可能放任死仇的血脈自由生長?
  交出命運石,就是死路一條!而如果是要想保全地球,歷史其實已經給出了方法,那就是讓天界四族永遠都找不到命運石板!只要他們找不到,他們就不會毀壞地球,甚至不會大規模的殘殺地球人,因為他們還需要這些和地球有著天然親近的土著去幫他們在地球上尋找命運石板的下落……
  反抗這幾位神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老王把心一橫:“辛巴!啟動命運輪盤,判定毀掉命運石!”
  當初文明戰時,老王就已經能吸收信仰充能命運輪盤,而現如今的他在地界如日中天,信仰他的生靈能以億萬計,命運輪盤的能量早已是滿得不能再滿!可顯然,就算再滿能量的命運輪盤,也不可能幫助自己審判得了神王這個級別,他只有孤注一擲,毀掉命運石!
  可這種時候一向最容易打雞血的辛巴,此時居然出奇的沒有蹦跶起來,反倒是在老王的腦海中響起一個截然相反的意見。
  “不用了。”那是辛巴的聲音,但和平時的跳脫完全不同,這聲音顯得無比的沉穩,帶著一種從容,而當話音落時,一個五彩繽紛的人影已然出現在王重的面前。
  只見這五彩繽紛的人影逐漸凝實,那背影看起來有些陌生卻又有些眼熟。
  還沒等老王回過神,只見一陣強光刺眼,有兩物從他的身體中飛射了出來,靜靜的懸停在那五彩繽紛的人影身側,與他相互輝映、渾然天成,散發著一陣陣奪目的大道光芒,瞬間平復那四大神王不停震響在這片空間中的回蕩聲,仿佛整個世界都隨之安靜了下來!
  竟能如此輕易干擾四大神王的威能,這是?!
  別說老王吃驚,就算是那四大神王都是目光猛然一凝,露出慎重之色。
  只見那強光耀眼的二物,一件看起來宛若是游戲的箭靶圓盤,但圓盤上卻只有黑白二色、只有一根通紅似血的指針,看起來顯得簡簡單單。而另外一物,卻是一個立體的錐型,有十二個空空如也的位面,似乎缺失了十二個部件一般。
  而那個被此二物映照的人影,卻是穿著那種大筒的小丑服,腦袋上花花綠綠,通紅的鼻子和那明顯涂歪口紅的大嘴看起來要多滑稽有多滑稽,竟然是一個標準的小丑。不過小丑的臉上此時卻并沒有任何滑稽搞笑的神色,反而是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是你?!”
  “這氣息……你竟然沒有轉世?!”
  “龍帝!”
  四大神王脫口而出,剛剛還吊炸天的四大神王明顯流露出了忌憚。
  老王卻是只感覺腦子里嗡的一聲。
  是辛巴!
  可聽四大神王的口氣,辛巴,竟然就是龍帝?這……
  小丑還是小丑的樣子,但是氣勢已經完全不同,辛巴淡淡的看著四個人,“這么久了,你們還是這么不成器。”
  雖然氣勢萬鈞,但四個神皇卻沒有反駁,甚至在地界都被嘲笑的外表,在這里然并卵,他們看到的是靈魂力量。
  “王重,抱歉……因為我剛剛才清醒,辛苦你了。”辛巴轉過頭來,理都沒理會四周那矗立的大敵,“低緯度的法則對我的壓制太厲害了。”
  “但凡世間生靈,皆有三魂七魄,我將其中大部分都封印在了命運石里,躲在那里休養生息,只留下一荒魂殘破寄存于命運輪盤中,我相信宇宙的平衡,天界已走入死局,命運不會毀滅我,就一定會給我希望,將我帶回真神空間。也只有當回到天界的環境,沒有了法則的束縛,我的靈魂才能從命運石中解封復生。”
  看似復雜的問題,實則幾句話已經足夠解釋,幻海里的,鏡面世界里的碎片記憶對接起來,龍帝破碎了肉身,讓靈魂烙印重入命運之海,想要找到解決文明詛咒的方式,然而命運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駕馭,靈魂一直在飄蕩,強大如龍帝,不斷的派出靈魂分身找尋可以帶他回到天界的方法,時間空間等等對他都是沒有意義的,直到找到地球,黑暗時代來臨,人類的修行天賦得以大爆發,更有印加城的黑洞實驗失敗,機緣巧合之下,命運在那大爆炸中選中了老王,才開始了這段奇妙的師友之旅。
  “老王,謝謝你,接下來就交給我吧,這是我的戰斗。”一聲老王,喚回了所有的記憶,他是龍帝,也是辛巴,記憶并不會消失,生命都是由記憶組成了,剝離了記憶,就什么都不是了。
  話音方落,一片難以用言語描述的力量覆蓋了過來,老王等人只感覺四周的空間瞬間被隔絕,仿佛有一種無形的防護籠罩,雖能清晰的看到四大神王,可他們那壓迫力十足的氣息卻是瞬間消散。
  能隔絕神王的威壓,辛巴卻是連半分動彈的動作都沒有,就仿佛只是在他一念之間。
  相由心生、言出法隨,這是真正的主宰,當年的龍帝縱橫天界無敵,能擊敗八大神王聯手,靠的便是融匯了十一種法則的主宰力量。老王傳承到的便是這股力量,甚至連地球一脈的修行理念也是此道,但和辛巴此時的境界比起來卻真不知道到底差了多少個境界。
  “還在用這套!”暴魔神王一聲大笑:“輪回之路雖沒讓你變弱,但也沒讓你變強!無數紀元過去,你以為這套還管用嗎!”
  “動手!”
  四大神王怒目圓睜,時隔多年,當年的戰敗一直讓他們耿耿于懷,現在終于是到了報仇的時候。
  暴魔神王大手一揮,一股浩浩蕩蕩的黑暗籠罩,先下手為強!
  天地虛空中,所有的光線、乃至聲音和一切感知都在瞬間被隔絕,黑暗領域!
  辛巴的光芒瞬間就被遮蓋,那仿佛能主宰一切的氣勢在這黑暗面前被無情的吞噬,無邊無際的黑暗籠罩了整個世界,帶來的可不止是光明的缺失,更有無數讓人凄厲哀嚎的絕望。
  沒有什么獨立的顯化,因為天地都已經成為了他法則的一部分,所謂不識天地真面目,只緣生在天地間,這樣的法則,不可覬覦、不可觀摩、不可抗衡,和曾經老王理解中的各種法則顯化相比,早已是另一種境界。
  可這還不算完,能看到那黑暗中有混沌的變化,仿佛有無數暗影在那黑暗中叢生,這無數的暗影仿佛在收攏著那片黑暗,讓黑暗居然越來越少,最終聚于一點。
  說來遲,可那變化實際也就在萬分之一秒間,當所有的黑暗都聚為一點時,整個宇宙仿佛都安靜了下來,被那高度濃縮的恐怖能量所震懾,即便是隔著防護罩的老王等人,也都無法將眼睛從那黑暗的一點鐘挪開,仿佛那里就是宇宙中的唯一!
  暴魔神王朗聲狂笑:“今非昔比,你不再是曾經的龍帝,我等也不再是曾經的戰敗者,今日,便讓你看看什么是絕望!”
  嗚嗚嗚嗚~~
  恐怖的、來自靈魂的戰栗聲傳蕩在整個宇宙中,神怒!
  緊跟著,原點爆發,宛若宇宙從虛無中大爆發時,創世的復蘇!生的對立是死,死的對立是生。
  狂嘯的能量沖擊,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遠超光速的速度擴張,無數滾滾蕩蕩的黑暗能量無窮無盡、裹挾而來……不,這已不再是黑暗力量,而是一種進階。
  法則的進階是融合,融合了黑暗與混亂,回歸初始的混沌!
  ——混沌界滅!
  而與此同時,金、木、水、火、土,在那無邊的黑暗中,竟有五行齊聚,雖只是下五行法則,可融匯一處時竟化身為一股世界法則,憑空造物!虛空中,四面八方都有大地升起,隱藏在那黑暗虛無之下,填充整個世界。
  元素神王!
  這是五行法則?不!
  老王的臉上充滿了震撼,他也是通曉五行法則的強者,但越是通曉就越明白這其中的差距。通曉法則本身或許就已經是地界一切強者的終極追求,也是想象的極致,但到了神王的境界,就已經不再只是通曉法則本身,而是融合、是創造屬于自己的道!
  老王融合十一法則,出現的是主宰;暴魔神王融合黑暗與混亂,出現的是混沌法則;
  而這元素神王融合五行元素,則是世界法則!氣勢之強,不知是自己主宰法則的多少倍,不能說融合越多就越強,都是一個層次,看的是你如何理解和運用,看的是你能發揮出多少。
  世界法則!填充的世界僅僅只是個前奏,當那世界在混沌中成型,一個手持巨斧的巨人出現了。
  說它是巨人,只因老王僅僅只能看到他的一雙手臂以及那諾大的斧頭,太高大,無法想象的巍峨,籠罩在黑暗混沌中,更是讓人看不真切。
  它緩緩動了起來,巨斧高高舉起,要劈開這混沌的世界,這是一個組合法則!來自黑暗神王與元素神王之間的配合。
  咔咔咔咔咔咔……
  光是這組合法則出現的瞬間,所凝聚的威壓層次,老王等人已經能感覺到四周那無形防護罩開始發出咔咔咔的不堪重負之聲!這還僅僅只是威壓,若是等那擎天巨斧落下時,還不知會是一種怎樣恐怖的威力,只怕連絲毫的痛苦都感覺不到就會在那暴虐的能量下化為灰飛吧!
  老王只感覺頭頂有豆大的汗珠滴落,是有想象過自己與神王級別的差距,甚至曾想過自己或許會被碾壓,但老王從沒想過,在這等層次的力量前,自己竟然會連反抗的念頭都生不起來。
  太強了!這才僅僅只是兩人出手都已經可怕到如此地步,辛巴怎么抗?
  可辛巴的臉上卻并沒有任何驚慌之色,似乎這樣的程度對它來說并不是什么天大的難題。
  蹭蹭蹭蹭~~
  意念轉動之間,辛巴的身前已聚集起了十一尊神像。
  主宰領域!
  他們散發著圣潔的光芒,強行將黑暗混沌驅散了不少,這些神像雖不如那準備開天辟地的巨人巍峨,但卻也小不了多少,十一個齊上,竟是將那高舉巨斧的雙手給頂住,讓他一時間劈不下來。
  頂住了?
  龍帝確實很強,不愧為當初能戰勝八王聯手的天界第一,融合十一種法則的主宰力量不是單一的神王所能抗衡,可老王的臉上卻并沒有欣喜,他自己用的就是主宰法則,這玩意能發揮到什么樣的程度,老王是完全可以預期的,別看感覺頂的輕松,但似乎主宰法則到這里也就是極限了,眼下倒是勢均力敵的對峙,可對方還有兩大神王沒有出手呢!
  “投入輪回這么多年,沒有衰弱,還能爬回來,但也僅僅如此了,宇宙的終極就是天下歸一,萬物歸,你錯了。”
  僵持中,一個冷笑聲已然蕩響,是天翼神王。
  “而我們融合了更多的法則,奧與葵兩人便已能與你平手,那再加上我們呢?”
  “開!”黑暗的世界中有圣光閃耀。
  天翼神王掌控光明和秩序,這圣光是兩者的融合,竟讓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頂禮膜拜之情。
  光與暗,這本是絕對對立的彼此,無法融合,可就像五行相生相克,無法融合卻可以相互互補,保持自我獨立的同時,去映照和刺激彼此,方能讓彼此更加絢爛。
  嘩嘩嘩嘩~~
  無盡的圣光在那黑暗中透顯,宛若一道道圣劍,穿刺虛空而來,直指辛巴和被他的防護罩保護的王重等人,要趁僵持的瞬間將所有一切都粉碎!
  “還有我!”
  蠻荒神王一聲爆喝,
  他的法則之力或許是四大神王中最弱的,僅只有單一的空間法則,但本身的蠻力無敵,真身顯露時頂天立地。
  空中有巨獸化形,長著千手千足,就仿佛是一個畸形的萬物雜交品種,但卻無比融洽的匯集在一起,填充這片空間,仿佛成為了這整個宇宙的唯一!所有的一切眾生在他面前都宛若螻蟻,那些碩大的星球,在他手里都宛若只是一個小小的玻璃彈珠!
  恐怖的巨大巴掌掃下,就像是整片天地朝著你鋪天蓋地的壓過來!
  轟!!
  四大神王同時發力,別說抗衡了,老王等人幾乎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只感覺那鋪天蓋地的惶惶之威從天而降,瞬間便要碾壓所有!
  可下一秒,辛巴卻笑了,悠然的聲音在空間中回蕩:“有點長進,可惜,你們注定永遠都要在我屁股后面吃灰!。”
  他瞬間收回所有的力量,主宰領域消失了,四周浩蕩的攻勢碾壓過來。
  可辛巴卻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命運石宛若感受到召喚,鑲嵌到了命運輪盤中……
  下一秒,本就光彩照人的命運輪盤變得樸素起來,掩藏了那萬丈的光芒,但卻變得渾然一體。
  四大神王鋪天蓋地的攻擊似乎受到了些微的阻礙,被那突然變化的命運輪盤所牽制、所震懾,只有到了他們那個級別才能感受到這件法器的可怕。
  不,這不是法器,早就已經超越了法器的范疇,而是本質,天地的本質!命運石就是龍帝當年拼死帶走的命運石板,可那命運輪盤……
  “裝神弄鬼!”天翼神王爆喝,圣光法則在頃刻間爆增:“看看今天是誰吃灰!!”
  “龍賊束手!教你死個痛快!”
  “殺!”
  四大神王怒目,威能爆增,瞬間將剛才命運輪盤制造的一點點小小麻煩橫掃一空,可他們看到的卻不是龍帝的驚慌,而是一絲淡淡的微笑。
  “是嗎?”
  辛巴大手一揮,命運輪盤上猛然映照出黑白二色。
  “你們覺得我歷經磨難,從低緯度一路領悟,只是為了回到原位?”辛巴笑了起來:“這一次旅程讓我明白了什么是文明,什么是生命,我將之名為……”
  永恒!
  這才是命運輪盤真正的形態,它既不是法器、也不是道具,而是一種法則的濃縮和凝聚。
  永恒法則!
  世間一切生靈修行,都是為了追求永恒,可什么才是真正的永恒?
  無盡的壽命?不是的,地界金丹即可壽元幾乎無限了,可地界的金丹卻幾乎沒幾個能活過五個紀元,那哪能稱得上永恒?
  真正的永恒,我即是宇宙,宇宙即是我。
  這是主宰的進階,掌控的極致!
  天地在瞬間定格,包括四大神王的法則!所有的一切都被歸類到了黑與白之中。
  “這才是你們想要的成神,可惜你們都錯了,”辛巴只是平靜的說著,但它的聲音卻回蕩在宇宙間每一個角落,宛若創世的神明:“這些年是不是吃的挺辛苦,還要防備著其他人,真可悲,如果這樣有用,還要天才做什么。”
  轟~~
  命運石中有恐怖的海量能量被催發,比之任何一種信仰之力都還要更加龐大,瘋狂的灌入命運輪盤內。
  天地在霎時間黑白顛倒、陰陽移位,黑與白的色彩在空間中交替,最終定格。
  虛空中閃耀起一陣耀眼的白光,天翼神王的圣光、元素神王的世界、暴魔神王的黑暗乃至蠻荒神王的宇宙真身,在這無暇的白光前竟然統統被蒸發,仿佛凈化了一切,將所有都歸于虛無、轉化為最純凈的本源,填充到了命運輪盤中。
  四大神王震驚了,他們的力量,在這審判面前竟然毫無反抗和掙扎之力!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