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百一十章 天界

小說: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9-06-04 22:39
  她注意到了一直跟在卡洛琳身邊的一個鬼靈精怪的女孩子,卡洛琳這人做事一向很有分寸,匯報工作時還帶著這女孩,顯然是有意想讓她在自己面前露個臉,大精靈一族現在雖然不及地球如日中天,但在星盟中還是相當有能量的一族,這也是卡洛琳一直呆在自己手下的原因:“她是?”
  “女王陛下,這是我妹妹凱瑟琳。”卡洛琳笑著說道:“聽說過陛下當初圣手復春的奇跡,對陛下很是仰慕,一直吵著想要見陛下一面呢。”
  “女王姐姐,您比卡洛琳姐姐說得可還要更漂亮呢,看起來好年輕哦。”凱瑟琳大概十二三歲的樣子,是卡洛琳同父異母的妹妹,當初老王等人在CHF的時代時,她還是個穿著尿不濕的小屁孩,現如今卻已經成了大姑娘,繼承了斯圖亞特家族一貫的美貌,只是和卡洛琳那種與身俱來的王者氣息所不同,這妹子看起來比較古靈精怪,一看就是小心思賊多的類型,一張小嘴忒甜:“都說女王陛下是星盟所有貴婦的榜樣,我看呀,該說是偶像才對!您的皮膚到底是怎么護理的哦,竟然就像白玉一樣,好羨慕的說!”
  “呵呵。”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女王陛下笑了起來,平時她是不太喜歡這種說話沒大沒小的女孩子,可愛屋及烏,既然是卡洛琳的妹妹,那這馬屁倒也是受用了不少:“女人的護理可是大學問,也是我們大精靈一族的秘術,小丫頭,有空讓你姐姐帶你來白馬城玩,我挑幾個身邊的女官好好教教你。”
  “謝謝陛下!陛下最美最好了!”凱瑟琳高興得蹦了起來:“那我一定來,可就不客氣了哦!”
  “沒大沒小!”重新回到地球這兩三年,讓卡洛琳看起來越發的美艷了,地球的土壤才能更滋潤地球人,她身上本就有那種王者的氣息,曾經顯得張狂,但當真正沉淀下來時,才轉為了一種尊貴的知性,讓她看起來愈發的高貴而不可侵犯,她微微呵斥了一句,抱歉的看向精靈女王:“小孩子不懂規矩,陛下勿怪。”
  “呵呵,無妨。”精靈女王笑著擺手,童言無忌,無傷大雅,反倒是一種更體現兩人親近的方式:“對了,你們的那位至圣導師,回到地球了嗎?你可曾見過他?”
  盡管已經成為了七級文明,但地球還是保持了曾經圣城時期的文明構架。以圣城元老會作為整個地球文明的中樞,當然,擴充了大約五十個元老會圣導師的席位,往后會根據文明發展而持續增加,不過進入的標準也是一再拔高,兩年前還是筑基巔峰即可進入元老會,而現在,已經是要求達到虛丹境,才有進入元老會的資格了。
  而至圣導師只是一個尊稱,位列在地球人所有圣導師之上,代表著地球人的先驅、地球的引領、地球人的領袖,而并非是特指當初那一位。現如今的地球,墨問和木子都算得上是當世的絕世高手,但要說當得起至圣導師之稱的,終歸還是只有一個王重,精靈女王問的便是王重。
  “聽說一直在鏡面世界閉關。”卡洛琳微笑著說道,臉上并沒有任何波瀾:“屬下無緣得見。”
  “哎呀,那是姐姐你不肯去見罷了,否則至圣導師不管再忙都一定不會拒絕你的。”旁邊凱瑟琳插嘴道:“陛下陛下,我告訴你哦,那位至圣導師,可是我家卡洛琳姐姐的初戀情人呢!”
  精靈女王的眼中明顯閃動出極感興趣的神色。
  現如今,地界誰的權勢和聲望最如日中天?不是天門的督主也不是機械族的仲裁長,而毫無疑問是這地球一脈的領導者,王重!
  星盟中不知有多少女孩為之魂牽夢繞,不知有多少文明想送上絕世美女、金山銀山只求能與這位至圣導師大人打個交道、混個臉熟。可惜,這位卻是個修煉狂,正正如日中天時,居然跑去閉關修行,而且一修行就是足足六年,讓多少想要和他拉點關系的人望而興嘆。
  可沒想到啊,一直呆在自己身邊的卡洛琳,竟然會是那位的初戀?這種故事本身就已經對精靈女王這些貴婦具有了致命的吸引力,何況,若是卡洛琳真和那位有如此特殊的關系,那大精靈一族以后在地球可就是更方便了許多。
  真是意外啊……卡洛琳竟然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提起過這么重要的信息。
  她正想要問問細節,卻見卡洛琳微笑著說到:“陛下勿怪,只是小孩子道聽途說罷了。”
  精靈女王是何等樣的人物,盡管卡洛琳的表情已經極盡平靜,但仍舊是讓她看出了些許端倪。
  是因為那段感情太過刻骨銘心,讓她不愿提及嗎?看來真是一個婉轉的故事啊,以后會有機會聽到的,倒是用不著逼卡洛琳說她不想說的往事了。
  精靈女王笑了笑,正要說話,卻聽卡洛琳這邊的門外有人在通報:“卡洛琳大總管,斯嘉麗夫人到了!”
  作為王重的女人,斯嘉麗如今已是貴為地球的國母,也是元老會中能與馬東、王戰封等寥寥數人平起平坐的掌權者,無論在地球還是在整個星盟的聲望、權勢,早已不是卡洛琳所能相比。
  “去接待你的客人吧。”精靈女王倒是很知趣,臉上帶著微笑,即便是她這六級文明之主,也無法和地球的女主人相提并論:“也替我向斯嘉麗夫人問好。”
  “是。”
  斷開了通話,凱瑟琳還在旁邊就已經撅起了小嘴:“哼,什么第一夫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當初要不是她第三者插足,姐姐你才是地球的第一夫人呢!”
  “住嘴。”
  卡洛琳的聲音有些冷冽,自從兩年前回到地球,她的父親早已去世,這個妹妹是她唯一的血脈至親,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對她板著臉說過話了。
  凱瑟琳嚇了一跳,小臉上滿滿的全是委屈。
  卡洛琳姐姐和王重的‘風流往事’在斯圖亞特家族內部可是有上百種版本,當然,沒有任何一種是真實的版本,對斯圖亞特家族來說,他們恨不得將王重和卡洛琳的故事編成那種最凄美的舞臺劇,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星盟的每一個角落滾動播放,只可惜這種念頭他們也就只敢想想,編造的版本也只能在家族內部流傳……凱瑟琳是從懂事起就聽著身邊的七大姑八大婆們念叨這些長大的,對姐姐和王重的初戀史寄于了太多美好的幻想,她并不知道事實。
  卡洛琳呵斥了妹妹,倒是有些于心不忍,經歷過太多,她對外的手腕愈發的圓滑,但心腸卻是越來越軟了。
  “不要再聽家里那些有關至圣導師的所謂初戀史了,那都是假的,是有心人用來中傷至圣導師與斯嘉麗夫人的無聊言論。”卡洛琳終歸還是嘆了口氣,換了種比較溫和的口氣:“還有,你得記住,你是斯圖亞特家族的女人,是我卡洛琳的妹妹,無論你想擁有什么,都得靠你自己的雙手去拿、去取!如果你選擇去依附別人走捷徑,那你終將失去一切!”
  凱瑟琳很少看到最親近的姐姐有這么嚴肅認真的時候,似乎是被嚇到,呆呆的點了點頭。
  “走吧,和我去迎接一下斯嘉麗夫人,她身上的優點,值得你學習一生了。”卡洛琳伸手整了整她的衣衫。
  曾經被自己選擇放棄的男人,如今成為了讓自己匍匐仰望的對象;曾經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如今也已經成為了尊貴的座上賓。
  卡洛琳曾經后悔過、不甘過,但現在,所有這一切負面情緒卻早都已經煙消云散了。
  早在天寶街王重將她從奴隸市場帶出來那一刻起,她的內心或許會有遺憾、或許會有幻想,但卻就已經再沒了任何恨意,而現在,則是連最后那絲小小的幻想都不再存在了。
  這是她的命,父親接連兩個孩子都是女孩,如果自己有一個哥哥或者弟弟,或許卡洛琳就不用面對這一切了。
  她仍舊還是曾經那個卡洛琳,為了接過父親手中的權杖,為了將斯圖亞特家族帶往更高的高峰,她從不會在乎自己的個人利益,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即便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或許仍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因為在當初的背景下,除非她背叛家族或是直接讓家族分裂,否則以她個人的力量是根本就不足以逆轉整個家族的選擇的,她只能主動放棄,平衡家族中的那些聲音。
  在錯誤的時間和地點認識了彼此,自己和王重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會是一個悲劇的誤會,沒有什么得失之嘆,因為那本就不屬于自己。
  自己是卡洛琳,是斯圖亞特之主,自己的宿命就是為斯圖亞特奉獻一切,如果非要給自己留那么一點空間和私心,或許就是這輩子都不會再為了利益而將自己推到另一個所羅門的身前吧。
  深吸口氣間,卡洛琳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時的從容和笑容。
  那個人也快回來吧……
  ……………………
  足足七年的消失并沒有讓老王的聲望受到絲毫的影響,地球的共主,星盟的新貴。
  所有人都認為他還在鏡面世界中閉關,看起來他的出關時間是遙遙無期的,毫無任何動靜,可只有最親近的人才知道,早在一個月前,王重就已經悄悄返回地球了。
  沙漠中,奢華的沙漠別墅,新世界之城的極樂凈土……
  偌大的大廳寬敞明亮,外面便是漫天飛舞的黃沙,熱浪卷卷,可在這大廳中卻是溫度宜人、清涼舒爽,對于掌控法則的人來說,想要在沙漠中制造一點舒適實在是太容易了。
  “一個三!”大廳里正有六個難得來度一次假的‘閑人’,辛巴的聲音透著一股興奮勁兒,他手里只剩最后一張牌了,而且還是個大王,輸了一下午,這是終于要翻身的節奏啊!
  “炸!”老王甩手就是四個皮蛋。
  “哼!”辛巴眼里滿滿的全是不屑:“不要,你出!”
  “再炸!”老王甩手又是四個老K。
  辛巴有點上火了:“我出一個三你要炸就算了,該你出牌你也炸?!你炸彈這么多,先前怎么不出呢?!”
  “沒辦法,”老王攤了攤手:“我樂意。”
  “你……不要!你出!”
  “那就再炸!”這次是四條A。
  辛巴的眼睛都直了,拽著手里那張大王,可憐巴巴的看向剛剛回地球來度假的藍黛爾。
  藍黛爾哈哈一笑:“別看著我,我可要不起。”
  “你、你再出!我就不信了,你還能……”
  Pia!
  “看誰都沒用。”老王直接甩出四個二:“沒了。”
  辛巴呆了呆,只見老王已經拽過來一盆一看就屬于暗黑料理的薯條,笑嘻嘻的沖辛巴揚了揚:“說好的玩兒三倍!我也懶得數了,親愛的辛巴,這一盆你直接都吞了吧。”
  “啊……啊啊啊啊!”辛巴暴怒了,這簡直就是作弊!哪有這樣拿牌的,動不動就四個炸,還是天炸那種:“你作弊!你肯定用你的法則之力干擾發牌了!老王,做人不能這么……”
  啪啪啪啪啪,四雙纖纖玉手同時按了上來,艾蜜莉爾等人一起嘻嘻哈哈的摁住他。
  “還、還自帶幫手的!”辛巴慘叫。
  “你說對了,王重親友團,閃亮登場!”艾蜜莉爾哈哈大笑,一把拽過老王的暗黑薯條,比老王這債主還積極:“愿賭服輸,吃吧你!”
  “嘔!”
  辛巴服了,玩牌是他提議的,輸了吃暗黑料理也是他建議的,他只是鬧著玩的,結果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啊。
  這也忒臭了!哪個烏龜王八蛋才能烤出這樣的薯條來?簡直就應該直接拉出去點天燈才對!
  曾經的死寂沙漠,已經徹底變成了綠洲,從星盟那邊移植過來的新型植物完全可以治理沙漠,對這塊地方,大家都是挺有感情的。
  老王在旁邊笑看著大家折騰辛巴,偶爾也會幫一把手,在鏡面世界中閉關了足足七年,眼下這一刻的悠閑實在是讓他放松極了。
  噌噌~
  嗡~~~
  空中有一巨型的飛船在屋外降落,幾個熟悉的身影從飛船中走了出來。
  墨問、木子和艾俄洛斯,三人等候在屋外,并沒有要進來的意思,只是沖屋中人一笑,隨即安靜的等候。
  該來的終歸要來,老王的假期并不是無期的,偷偷從鏡面世界出關再返回地球,可不是為了好玩。
  剛才本還笑得很開心的斯嘉麗,瞬間就平靜下來,其他人也都停止了笑鬧。
  屋子里包括屋外都是王重最親近的人,大家都知道王重的計劃,就是和墨問、木子、艾俄洛斯三人一起沖天河、上天界,所有的恩怨都從那里開始,自然也要在那里結束,有些事情一味躲避是沒用的,如果不掌握主動,讓天界先發制人的話,那地球包括王重等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老王要去天界,而且必須是悄悄的去,故意避開所謂的天河潮汐薄弱期,在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時間點去硬闖天河。同時,他還得瞞著所有人的耳目,特別地界的一切人等,甚至是包括一直被他所信任的機械族。否則任何消息的走漏都有可能讓天界的敵人得到風聲,進而去天河守株待兔,畢竟,當初的莎娜里事件,老王就已經十分清楚天界在地界的耳目究竟有何其多了。
  而現在,所有人都認為老王在鏡面世界閉關,又不是天河潮汐的薄弱期,選擇在這個時候闖天河,是最神不知鬼不覺的。當然,那就得實力夠強,連薄弱期的天河都能讓許多王級金丹鎩羽而歸,鼎盛狀態時的天河則完全是被視為不可穿越的。
  老王有這個自信,墨問、木子、艾俄洛斯也有,這幾年的修行,四兄弟從未有任何一刻放松過,若是連全盛狀態的天河都闖不過去,那等于也就沒有去天界面對那恐怖四族的資格了。
  斯嘉麗是早就已經知道王重計劃的,也都知道他今天要走,盡管心里有著諸多的不舍和擔心,但她并不會表現出來,臉上的不自然只是在墨問等人出現的瞬間便已稍縱即逝。
  她換上一副鼓勵的笑容,朝王重走了過來。
  老王笑著將她擁入懷中:“放心吧,天界不是地界,我們也不是為了去那里立足……我會很快回來的!”
  “我相信的,你從來都沒有讓我失望過。”斯嘉麗嫣然一笑:“我在家里等著你!”
  會一直等。
  ……………………
  天門內門,相對于地界最核心的位置來說,這里的防御有些松懈了,幾乎都看不到什么守衛。
  但防衛最松懈的地方往往也正是最嚴密的地方,這里沒有守衛卻并不代表旁人就可以輕易闖入,只因這里有七彩琉璃罩永恒不變的守護。
  七彩琉璃罩一向都是地界的禁忌,沒有人敢強闖也沒有人敢潛入,作為超越地界一切法器品階的神物,七彩琉璃罩的威力可不是金丹境所能抗衡的,即便是王級,真正要直面七彩琉璃罩的攻擊也會有隕落的危險。
  從來就沒有人敢擅闖此間,也是一向讓天門最省心的地方,可此時此刻,卻有四個不速之客在這屏障內悄然降臨,別說無法進入了,這無敵于地界的七彩琉璃罩愣是都沒有對這貿然侵入的四人發動過任何攻擊。
  不得不說擁有尊貴的身份確實是一件讓人很舒坦的事兒,老王早在文明戰后就已經榮升天門的長老之一,雖說因為老王醉心于修行,天門并沒有給他指派實質性的權力,但其權限卻已經等同于一莫長老等人,天門內的任何地方對他來說都不是禁地,七彩琉璃罩自然也是想進就進,想出就出,即便是帶上墨問等人也毫無問題。
  當然,老王相信當自己進入這里那一刻起,掌控七彩琉璃罩的艾爾莎督主肯定就已經知道了,但那已經不再重要。別說老王還是比較信任艾爾莎督主,就算她真有什么別的想法,現在再想去通知天界都已經遲了。
  轟隆隆~~~
  夸張的震響聲更是瞬間便籠罩了所有人的耳朵。
  轟隆隆!!!
  奔騰的巨浪從空中砸落,穿過空間出現在這里的同事,浩蕩磅礴的天河也失去了一切障眼的遮蔽,清晰無比的出現在四人面前。
  滾滾巨浪帶著宛若臺風般的氣壓朝四周不停的狂卷,即便是強如老王等人,面對磅礴的天河也會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自身渺小的感覺。
  老王和艾俄洛斯都是第一次見,眼中不禁升起一絲敬畏之意。
  只聽旁邊的墨問傳音道:“確實比上次奈皮爾他們渡天河潮汐時要強得多,大概有四倍左右吧……天河潮汐每約莫百年薄弱一次,現在正是天河氣息最強盛的時候。”
  “開玩笑的吧……”辛巴坐在老王的肩膀上,看得目瞪口呆,闖天河可不同于曾經地球那種劣質的不穩定傳送陣,辛巴用不著沉睡,前往天界也是它的強烈要求。雖說如今它的修為層次早已經跟不上老王的節奏,但作為命運輪盤的掌控者,它還是執著的認為自己一定會有用武之地,總不能讓老王一個人來冒險。
  可是,真到面對這天河時,才發現這玩意也太變態了,光是站在這極遠處的水霧中,都已經讓辛巴渾身戰栗,小心肝撲通撲通狂跳,簡直就好像要直接被這磅礴的洪流給震得跳出嗓子眼兒來。
  “躲到我的金丹里去。”老王笑了笑:“等到了地方再叫你。”
  若是平時,辛巴肯定要懟上幾句,可此時面對磅礴的天河之威,所有開玩笑的心情全都不翼而飛,哆哆嗦嗦的直接就隱沒了身影,四周墨問、木子和艾俄洛斯三人則是相視一笑。
  該做的準備四人早都已經做好,此時更是不用廢話。
  “上!”
  老王身影一擺,身上有金光閃耀,一頭就沖進那水霧中。
  空中砸落的水花奇重無比,才剛剛進入天河瀑布的邊緣處,便已能感覺到那奇大無比的沖擊力。
  可危險和難度顯然還并不僅僅只是在于沖擊力大于潮汐時而已。
  不同于潮汐薄弱時的那種闖天河難度,全盛的天河擁有著完整的法則,此時從空中隕落的天河源水不但重,而且還具有一種無與倫比粘附力,掛在你的身上,給你的身體平添了難以想象的重力。
  老王只感覺整個身子憑空重了幾百倍,且進入這天河瀑布的范圍后,腳下的重力以及靈壓也在瞬間提升了足足三四倍有余!可別小看這三四倍,如果算上掛在你身上的源水,此時所要負擔的重力恐怕至少是正常渡潮汐時的上百倍不止!
  論肉身,老王并不能算是四人中最能抗的,最能抗的應該是艾俄洛斯的不死之身。但有真龍之氣護體,論力量爆發卻一定是四人中最強的,可即便是最強的他,此時竟然也有一種無法騰空的感覺,被那恐怖的重力牢牢束縛,能挺直腰板都已經相當不易!難怪從來沒有人能闖正常時期的天河,光是這天河三劫中最簡單的水劫,已足以讓無數地界的強者望而興嘆了,甚至恐怕是連進入都無法做到。
  老王也是微一感慨,好在所有一切都是在預計之中,畢竟天河被天門研究了那么多年,這點常識還是心中早就有數的。
  他微一閉眼,攤開雙手,旁邊木子和墨問的兩只手同時拉了過來,三人圍成了一個圈,將艾俄洛斯圍在中間。
  “看你們的了。”艾俄洛斯笑了笑,他更擅長的是蠻力以及肉身的抗性,可這上百倍威力的天河水劫卻并不是靠蠻力和抗性所能邁過的。
  王重等人點了點頭。
  “黑暗法則——虛無!”
  “佛曰——溺水流沙,輕若鴻毛。”
  “主宰——乾坤顛倒,陰陽挪移。”
  三股法則之力同時作用,有黑色的、金色的、白色的三片光芒同時環繞三人圍成的圈子旋轉起來,將三人籠罩,竟形成了一個立體的密閉空間,仿佛超然于這天河之外,扭曲了四周的空間規則。
  所有從空中砸落的天河源水,遇到這扭曲的空間時就仿佛是無法觸碰一般,自然而然的順著這橢圓的圓錐空間兩旁分開,本該是垂直的重力變成了曲線,讓人看起來別扭,卻有并不影響這四周其他的法則運轉。
  四人的腳下同時感覺一輕,裹挾著這密閉的空間自然升起,不徐不疾、不快不慢,迎著那恐怖的天河源水飄然升空,只是頃刻間便已然不見了蹤影。
  第一劫無驚無險,也是得益于四人的準備。
  成功的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天河三劫,至少前兩劫的一切變數以及威力,四人心中是早就胸有成竹的。
  而且并不僅僅只是出自于一些倍數的推算,即便是正常時期的天河,天門雖然沒有人真去闖過,但對它的研究卻是從來沒有一刻有過停止。墨問等人早就查閱過大量的資料,源水的超強粘附,讓原本僅僅只是四五倍威力的水劫增強了百倍強度,地界的極限是金丹,這不是任何地界金丹強者單靠肉身就能抵消的程度,必須靠法則之力來取巧,制造一個獨立于外的空間,三人合力也是為了能多給艾俄洛斯制造一個容身之處,否則要讓任何人單帶艾俄洛斯,就算老王也得夠嗆。
  腳下的大地在迅速的變小,原本還可見的天門以及地界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天河中,被那白嘩嘩的水流遮蔽了視線,如此往上沖了月末了十幾分鐘,四周原本遮蔽一切的天河水流猛然變得溫順了不少,從那一片片白花花的浪花變回了清澈的水流。而與此同時,籠罩在四人身上的法則空間也隨之消散。
  四人心中都無比清楚,這是屬于第二劫的雷區,在這個位置,四人等于已經離開了地界的范疇,既不再受到地界的重力法則所影響,同時這片空間所蘊含的法則也變得和在地界時大為不同。
  就像是曾經的地球人去到地界,這里是比地界空間更加完整、更加堅固的法則,同時也更加陌生,縱然說不上被這片空間所排斥,可也再也找不到在地界時那種被世界所認可的感覺。
  轟!
  空中有一道紫青色的雷光猛然從遙遠的星空中劈斬過來,橫貫整條天河。
  啪啪啪啪~~~
  整整一截天河中瞬間過電,有無數的紫青色恐怖電芒在這純凈清澈的天河水流中穿梭,木子和墨問都是瞬間一個哆嗦,無論是肉身本身的防御還是法則之力都不能抵擋,只感覺像是被全身過電一樣的麻痹,若不是老王和艾俄洛斯眼疾手快,只怕兩人直接都要被這電流麻痹得跌落下去。
  果然是紫青雷!
  雷劫中最難抗的有三種,紫青雷無疑便是其中之一,并不是此雷的威力有多大,而是它可以無視一切防御,先前王重三人聯手施展的那種法則空間在這里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這也就是老王和艾俄洛斯了,前者是本身掌控十一種本源法則,對雷電的抗性夠高,后者卻是不死之身無敵,生生拼傷害硬抗。
  但繞是如此,艾俄洛斯和老王也都還是有點吃不消的感覺,這才剛進入雷區便已受到紫青雷的攻擊,已經可以預想到后面這段路會有多難抗。
  “走!”兩人一手拽住一個,金丹發力,雙腳下宛若火箭筒般噴射出強勁的噴力,順著天河流水扶搖直上。
  咔嚓咔嚓!
  轟轟轟!
  天河的意志仿佛感應到了這四個入侵的小家伙,在那無盡的虛空中,開始有數之不盡的天雷劈斬進來。
  有無視防御的紫青雷電、有粗如山脈一般的巨型閃電、有鏈接成網的密集電鏈、更有宛若小行星一般的各色閃電球。
  虛空中、天河中剎那間爆發,宛若開啟了一場盛大的雷電Party。
  王重的全身上下都盛放著金光,真龍之氣配合上本身的雷電抗性在這密集的雷區中倒也還能抗,甚至還能護住木子一二。可另一邊的艾俄洛斯和墨問卻就沒這么幸運了。
  兩人的身上早都已經是血肉模糊,艾俄洛斯稍好一些,四年前便已凝聚金丹的他,不死之身的恢復能力早已今非昔比,被他催化到了極致,身上那些被雷電劈得碎爛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停的重生著,雖是以消耗生命為代價強行硬撐,可表面看起來總還算過得去。墨問就慘了些,全身上下此時早已找不出任何一處完整的皮膚,被那雷電劈得焦黑、稀爛,整個人已經陷入昏死的狀態,若非佛道注重靈魂的修行,讓他面對那些針對靈魂的致命雷電時有些抵抗之力,恐怕這關就真不是他能抗的過去的了。
  “撐住,頂住!就快到了!”艾俄洛斯沖刺的同時也在不停的呼喚著墨問,怕他沉睡,可實際上連他都已經快要撐不住。
  快要油盡燈枯時,只見沖在他前方不遠處的王重突然消失,還沒等艾俄洛斯來得及欣喜,沖天的慣性已然將他帶離了雷區。
  眼前豁然開朗,這是……
  艾俄洛斯微微一愣。
  只見看似無盡的天河竟然消失了,自己身處于一片虛無的星空中,王重就在他的正前方,有一種莫名的缺失感。
  這里不同于正常情況下繁星點點的星空,遠處那星空的景色可以用光怪陸離來形容,有無數璀璨星辰組成的七彩屏障橫掛天邊,有巨大的星系云河在遠處星空中螺旋,更有各種宛若荒誕般的圖像,有比那星云還要更大的人影在虛空中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唯一恒定不變的,則是懸于四人頭頂的那片星河垂幕。
  它看起來七彩繽紛卻又無比的安詳,哪怕只是在這里遠遠的看著,都讓四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安寧祥和之感,仿佛那里就是所有生靈都在追尋的極樂凈土,可卻遠在天邊,神圣巍峨,只可遠觀而不可靠近。
  這是……到天界了嗎?
  無論是老王還是艾俄洛斯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冒出這個想法,可緊跟著又警覺起來。
  不!不對!
  按照天門的記載,天河一共有三劫,第一段是水劫,第二段是雷劫,而第三段,則是從沒有人知道其具體細節的所謂天劫。
  有人說第三劫是一種綜合性的天劫,五行法則或是六大至高法則的考驗都會齊聚。也有人說第三劫是一種心魔劫,考驗的是你的向道之心;只可惜所有這些全都是猜測之言。
  是的,整個地界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知道通天路中的第三段天劫究竟是什么,因為但凡是邁過了雷劫的強者,生,則進入天界,死,則尸骨無存!不可能再重新從天河中跌落回去,就算是尸首都不可能。而至于那些已經進入天界的強者,他們是不可能返回地界去的,唯一能得知他們情況的途徑,便是通過那些從天界去往地界收集信仰的特使,從他們的口中偶爾能聽到一些渡劫者的傳聞。
  那么,這光怪陸離、卻又不可觸碰的世界,難道就是天河的第三劫?
  “小心!”
  一個聲音突然在老王的金丹中響起,是辛巴的聲音,和平時那嘻嘻哈哈的口氣有著明顯的不同,竟是……讓老王感覺多了一種沉穩,乃至于讓人信賴。
  他不及多想,本能的拉住木子往后疾退,緊跟著,一道巨大無比的光華毫無警兆的、猛然從他剛才懸空的位置斬過。
  嘩!
  這光華白練如匹,巨大得宛若能貫穿這片天地,所蘊含的力量大到讓人無法想象,就算是老王都瞬間就感覺到了一種致命的威脅。
  四人同時警覺,只見正前方,一道虛影若現,竟是一尊巨大巍峨的人影。
  它頭頂天、腳踏地,足有萬丈高,王重等人在它面前就宛若只是四只渺小的螻蟻;
  它長著三顆頭,狗頭、羊頭、虎頭,每顆頭都在肆意的狂笑,對著王重四人垂涎三尺。
  它還長著六只手臂,手臂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金光閃耀的恐怖法器;每一件法器都蘊含著極大的威懾力,威能最少也能和天門的七彩琉璃罩相比!可如此眾多強大的法器,對它而言卻似乎并非用于戰斗所用,而僅僅只是它隨意掛在身上的裝飾品!
  而它本身所散發的威能則更是讓人恐懼,連這整個虛空都因它的出現而戰栗!和普通狀態的王重等人相比就仿佛大海比之于水滴、沙漠比之于沙塵……
  這是……天界的生靈?!這是哪一族?暴魔族嗎?
  “嘿嘿嘿!不錯不錯,竟能避我一斬。”那三頭六臂的巨人大笑起來:“不愧是能在這時間段闖上來的食物,比起那些等待潮汐才能跑上來的家伙,你們可以算是強者了。”
  食物?
  這可不是一個能讓人感覺愉悅的稱呼。
  老王細細的打量著他,這個能在‘天河第三劫’中出現的生靈,看起來卻并沒有任何虛幻之感,不像是什么心魔幻術,它是真實存在著的,那種能調動天地的法則威能不是幻境所能模擬。
  “前輩。”老王決定無視他的惡意,試探一下:“這里可是天界?”
  “天界?”那巨人生靈微微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恐怖的笑聲傳蕩天地,簡直是要將人的耳朵都給震聾:“哈哈哈哈哈!是的,對你們地界的食物來說,這里就是你們的天堂!”
  “食物?”王重微微一笑:“前輩打算吃了我們?瞧這體型,咱們四個這身肉恐怕不夠前輩塞牙縫吧?”
  “教你死個明白,老子吃的是你們的金丹!那玩意可不分大小!”那三頭六臂的生靈一聲大笑:“現在你們明白了,那就去死吧!”
  他六條手臂同時伸展,這手臂巨大得通天貫地,即便只是隨手一抓也宛若像是夾帶了整片宇宙的威能一般碾壓而來!
  若是正常渡潮汐的地界金丹,在這滔天的威能前恐怕瞬間便要被碾為肉糜,可王重四人的眼中卻并無慌亂。
  空中有冥王、有佛像出現,而在虛空中則更是有巨大的黑白棋盤相間交織!瞬間同時頂住那六條手臂。
  轟隆隆~~~
  恐怖的能量碰撞時,那巨大轟鳴聲瞬間便已貫徹宇宙!
  三頭生靈臉色急變。
  自己已是靈神境,修出本我,可遨游這世間,但面對三個弱了自己足足一個大境界的區區金丹,竟然不能力壓?!居然勢均力敵?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