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百零九章 金丹

小說: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9-09-01 02:05
  十一條本源法則代表的只是維度世界本身,佛道卻是另辟蹊徑,是一種純粹精神層次的法則,博取眾家所長無疑是真正讓人迅速進步的不二法門。
  老王點了點頭,看向下方競技場的時候,能感覺到那里有無數雙眼睛正盯著自己這群大搖大擺飛在空中的人,他從墨問口中聽說過鏡面世界的許多潛規則,大概對于生活在這里的人而言,敢如此招搖的在空中肆意飛行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兒吧。
  “這里能看到地球的起源?”旁邊的奈皮爾好奇,那才是他們一行專門趕來鏡面世界的目的,他沖下面不停的張望,可那些墻上的壁畫圖騰都是和佛道有關、和曾經那個強大的七級文明有關,完全沒看出半點地球的影子。
  “鏡面世界的許多投影有空間重合之處,法則比較混亂,我也是無意中發現……”墨問笑著說道:“這里只是個入口,大家跟我來。”
  他帶頭降落到場中,走到一個空無一物的空地處,目測四周大概的比量了一下距離和位置。
  “踏準我的腳印。”他一邊說,一邊緩慢的走動起來,左三步右兩步,前前后后,看起來就像是在場上四處亂繞圈,然后突然就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
  眾人跟上,當踏完最后一步,只感覺眼前的德古角斗場猛然消失,自己已經身處于一片荒涼的大地中。
  四周有無數的環形山,地面的引力相當輕,即便只是隨意的站著都感覺身體輕得能直接漂浮起來,而抬頭一看,在遙遠的星空中,一顆熟悉的蔚藍色星球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那是地球?等等,咱們這是在月球上?”奈皮爾瞪大了眼睛,如今的地球人可不像還處于百城聯邦年代時那么閉塞,早已跨入第五維度頂尖文明的行列,第四維度的宇宙空間早就已經無法再束縛住地球人的腳步。何況即便只是對于曾經擁有龐大艦隊的圣城來說,登月也只不過是耗費點艦隊能量而已,也就是普通地球人才會什么都不知道罷了。
  鏡面世界很奇妙,不知道是哪個大能留下的,很快每個人都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對應的是靈魂碎片所展現的痕跡,甚至有很久很久以前的隔代的東西。
  從那方空間中退出來離開時,每個人都有所獲,對地球的歷史有一些感慨的同時,更讓他們興奮的還是看到各自修行路的未來,唯獨老王顯得有一些沉默。
  “怎么了?”斯嘉麗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
  “我可能暫時不回地球了。”老王做了個決定,看向斯嘉麗的眼神中充滿了抱歉,原本說好這次鏡面世界之行后,王重會陪著斯嘉麗還有蘿拉,帶著老波特的骨灰回到地球去安葬,但現在看來計劃要變了:“我想先盡快凝聚金丹,鏡面世界是個好地方,我要留下來閉關一陣子……”
  斯嘉麗能感受到王重語氣中隱藏的一絲沉重,或許他是從地球的歷史中看出了一些別人沒有看出的東西。
  “好。”斯嘉麗拉住蘿拉的手,笑著說道:“那我陪蘿拉先回去,地球那邊,你什么都不用擔心,我們會等著你。”
  老王笑了笑,沖她們揮了揮手,和墨問等人告別,目送著所有人離開,他卻沿著原本的路線重新返回了那加速的世界中。
  這里有曾經的眾神戰場,有那位龍族遠古大神留下的諸多痕跡,這些都是幫助自己參悟法則、凝聚金丹的最佳引導。
  他一個人在投影中的月球表面坐了下來,四周一片寧靜。
  也不是老王突然變得急迫,而是他剛剛才感受到了山雨欲來兮前,那種寧靜下所掩藏的恐怖。
  他想起了就在不久前,被機械族查到的‘莎娜里’,所謂的神秘屠龍一族,口供中,她早都已經盯上了自己,消息也已經傳到了所謂屠龍組的高層耳中。事實上,也用不著那么神秘,以地球和血魔族那一戰在地界所掀起的風波,只要是沒瞎沒聾的人都已經知道了王重的實力,并且肯定能以此推斷出很多東西。
  自己已經暴露了,暴露在天界四族的眼前。
  現在的老王早已不再是對天界一無所知的二愣子,接觸到星盟高層,是可以接觸到一些天界信息的。真龍的風波在地界或許無法掀起太大的風浪,但對天界四族來說,卻是一定不會放過,何況這條真龍還出自地球。眼下的平靜,不過只是因為天地兩界有著嚴密的法則隔閡,從地界要想上去不容易,可從上面要想下來,也得放棄自身的戰斗力、壓抑自身的境界才行。
  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壓抑了戰斗力后,不太容易降服現在的王重吧,因此才一直按兵不動,又或是別的什么原因。
  但王重能感覺到,該來的一定會來,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而他也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早晚,天界都是要去的。
  唯一可惜的是,辛巴也并沒有什么頭緒,但是看得出他很快樂,辛巴已經幫了自己很多很多,現在的他更要靠自己!
  有些宿命,是逃不掉的。
  天界。
  一切從那里開始,一切也會在那里結束。
  凝聚金丹,超越整個地界所有的歷代先賢,老王才敢說有資格去天界一探究竟。
  “開始吧。”他摒棄一切雜念,將目光投向遠古地球中那個偉大的身影,恰巧看到對方居然也沖自己看了過來,好似只是在閑暇時賞月、又好似是真的發現了自己,沖著空中的月亮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
  緊跟著,老王就看到那偉大的身影在月下起舞,踏著古樸的步伐,行步間龍盤虎踞,一股浩然澎湃的霸氣法則,穿透過數十萬公里的遙遠空間、跨越了數萬年的時空,讓老王感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五行、光明、黑暗、混亂、秩序、空間、命運,這是天地間十一種本源法則,可此時在那偉大存在的演示下,卻有一種真正的融合質感,仿佛……成為了一種全新的法則體系!
  “主宰天地,本我唯源!”浩蕩的聲音傳遍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主宰法則!
  老王渾身一震,這和他的天地棋盤何其相象?甚至,連主宰的口號都如出一轍,可威力和境界卻是截然不同!
  老王的主宰,是號令十一種本源法則的一種霸道,主宰一切、審判一切。
  可這位龍族偉大存在的主宰,卻是包容萬物、海納百川,我即是宇宙!甚至,連十一種本源法則在他的主宰法則內都已經被淡化、乃至于不復存在,成為了組成主宰法則的一種新的元素……
  一個是利用和號令,另一個卻是收復和煉化。
  兩種不同的層次,不要說威力了,光是意境都已經高下立判。
  老王怔在原處,只感覺腦子中嗡的一聲炸開,有無數的靈感從那炸開的缺口中噴涌而出,讓他喜不自禁!
  一絲笑容從他臉上浮現了起來。
  不管那位偉大存在和自己的今生有著怎么樣的糾葛,不管自己是不是他的轉世,可此時此刻,有這樣的一位老師,那可真是天下第一大幸事。
  可當他想再仔細看看那顯化的主宰法則時,偉大存在的身影卻消失了,化為了一顆晶石,孤零零的躺在一塊石頭上。
  對于莫名的卷入第五維度文明最神秘的爭端之中,老王還是有些感觸的。
  小小的感慨只是在腦中稍縱即逝,趁著腦子里還有剛才對那主宰法則的所有印象,老王一頭扎進潛修推演的進程中,宛若一尊雕像般矗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
  距離地球和血魔族的文明戰已經過去四年了,得益于天貝族和火魔族的‘重歸于好’,地界的各大文明幾乎都沒有什么變化,當然,除了地球。
  當初為了接收血魔族的各種物資就耗費了地球足足三年多的時間,直到去年年底時,馬東才算正式宣布完成了一切對血魔族財產的接收工作。
  原本的血魔城如今已經被改為了‘地球村’,堅持用村這個稱號是馬東的意思,畢竟地球崛起得實在太快,雖說有王重等人鎮在上面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最起碼,作為一個新興勢力,若是不謙遜一點,很容易就會給人一種暴發戶的感覺。何況地球村地球村,多聽幾次似乎也沒那么小氣的感覺,反倒是讓人感覺超然物外,和那滿地界的各種大城有著明顯的類別。
  這里成為了地球的大本營,當然,在這里的地球人并不算多,只有不到六千的樣子,這還是在地球崛起后擁有了大量資源,短時間內培養出了大批筑基天魂后才湊起來的臺面。扔到偌大一座原本可以容納上百萬人的血魔城中,那真的是稀少得沒法看。
  當然,這里也是非常繁華了,海皇星、幻族,甚至是原本的天寶街諸多親近王重的商戶,都已經將新的地球村當做了安身立命之所,協助現在人力還顯得太過單薄的地球共同營造地球村的繁榮。再加上馬東大力的招商引資、開放居住權,更有機械族、蟲族、天貝族甚至是火魔族的鼎力相助,現在的地球村已經初步恢復了曾經血魔城時的繁華,而且發展速度極快,大有在一兩年內就能趕超曾經巔峰輝煌的趨勢。
  除此之外,更多的普通地球人還是被派遣往了原本的血魔族九大倉庫星球,海量的物資買賣以及在邊緣世界的各文明生意往來成為了地球現在的主要產業,而原本的大本營地球,如今也是得到了完整的改造。
  原本那惡劣的天氣、被遮蔽的陽光,這些其實都是因為被封閉的維度坐標松動后,出現的衍生副作用,以現在地球的能量,只是墨問動動嘴皮子的功夫,請來了一位自然族的長老,輕易便將已經瀕臨崩潰的封禁法陣去除,讓地球輕易恢復了原本的生態,到處都是陽光明媚、溫度宜人。
  而充足的資源、鼓勵生育后得到改良的基因,也是讓地球的下一代迅速展現出了非凡的潛力。
  起步仍舊還是鑄魂期,沒有任何一個新生兒超出過這個范疇,哪怕就是艾俄洛斯和那妖族女人的兒子也是如此,這似乎是地球人的一個特質,起點過于弱小,但這卻也正是地球人強大的秘密之一,因為崛起于微末,基礎就會顯得格外的扎實,經歷得也更多,悟道更早。不是有那么句話嗎,低開才能高走,要是一出來就高開高走,很快就會達到你自身的上限,缺乏了低谷的沉淀,那種瓶頸可就不是你能輕易突破的了。
  大量的英魂開始在地球的普通武者中涌現,這已經不再只屬于是圣城的專利,普及度相當高。這才僅僅只是發展了幾年的時間,可以預料,在不久的將來,大批量的筑基天魂很快就能達到六級文明的標準,然后有著王重等人走出的各種凝丹法作為引導,地球才將成為真正整體強大的勢力。
  而在這些普通修行者之上,所謂的地球五虎,以及那個消失了足足四年的王重,又到了什么樣的境界呢?
  天門,內門……
  隔著七彩琉璃的內圈防護罩,順流而下的天河宛若銀色的幕布般垂掛在天上,寧靜而完美,能看到飛流直下的浪卷、能聽到遠在天邊的流水聲,讓人心曠神怡。
  天貝督主的身旁正聚集著數百人,內門的大佬們大多數都在這里了,但今天的主角卻不是他們,而是在督主身前、被許多人簇擁著、告別著的那八個年輕的金丹。
  丹堂的顏陌玉、封于修、煉器堂的拉薇爾、卡布斯等人,他們都是這屆天河潮汐的候選者。
  今天正是數十年一遇,天河潮汐力量最薄弱的時候,要想魚躍龍門,所有人都得做好死的準備。
  闖天河潮汐的結果大多數都是回不來的,成功了,從此天人兩隔,那自然是無法相見。而若失敗,想要從那恐怖的天河中活下命來,十個里恐怕也就只有兩三個能有這樣的運氣而已……
  他們和親人們、族人們一一告別著,天門中的師兄弟們都來了,不管是往屆的強者還是今年剛到的新人,這既是一種觀摩學習,也是一種禮節,畢竟這些渡天河潮汐者都可以算是他們的師兄姐,當然,有一個例外……
  “我就當在前面去先給你們探探路了。”奈皮爾笑嘻嘻的說著,仍舊還是他那身小丑的搞笑裝扮,就算是去天界,他也不會放棄這身行頭:“老王呢?怎么沒瞧見他?”
  “還在鏡面世界閉關。”墨問笑著說道:“前不久我去看過他,那家伙太專注了,已經完全沉浸在了修行中,連我去他面前逛了一圈都沒反應,大概是不會來了。”
  奈皮爾瞪大了眼睛:“那弗拉基米爾呢?”
  “好像在冰極星吧,上次他帶朱利安回去時,說是要幫她重振西雅家族,替她族人報仇。”馬東插嘴道:“我大概查了一下,冰極星的高手雖然不多,可和西雅家族有仇的還真不少,就算一家家滅過去,也得花上一兩年,再加上老弗現在那尿性,陪著他那小女友一路游山玩水的推過去,每個幾年時間我估計都弄不完的。”
  “墮落!”奈皮爾痛心疾首:“墮落啊!好幾年時間……要努力點,都夠他趕緊正式跨入金丹了,居然就花在這種沒意義的事兒身上!他那個女朋友,我不喜歡!”
  “你就別酸了。”墨星辰笑了起來:“知道你想要一個女朋友,可也不看看你這身裝扮,哪家大姑娘都會被你嚇跑了。”
  “這明明很帥氣,是她們不懂得欣賞……”奈皮爾嘆了口氣:“哎,這些家伙沒義氣啊,連我要闖天河潮汐都不說過來送送,說不定以后都沒機會再見了。”
  “說什么不吉利的話。”旁邊馬東笑著說道:“你不是說你先去天界探路嗎,老王他們很快也會跟上去的,去天界見面就好了嘛。”
  “好好好,”奈皮爾笑了起來:“反正我就先去占個坑,看看這天界到底是個什么模樣,順便幫你們收拾好住的地方,恭候大駕了。”
  “奈皮爾·墨,準備好了嗎?”天貝督主微笑著走了過來,天河潮汐的名單其實是一早就定好了的,但以地球現在的面子,想要臨時加一個當然也沒問題。
  說實話,天貝督主并不是特別看好奈皮爾,相比起王重、墨問他們,奈皮爾雖然是地球的第一個金丹,但實力卻是他們中最差的,偏偏闖天河潮汐需要的可不僅僅只是境界,那里面有無數讓人無法想象的劫難,這條路很難走,需要硬抗硬的實力,特別是肉身方面。奈皮爾,說真的,刺殺或許是真的地界一絕,但要說正面抗衡這種天威,真的還是差了不少。
  當然,人各有志,他要去,艾爾莎督主也不好阻止。
  “好了好了!”奈皮爾活躍了起來,那邊的顏陌玉和拉薇爾等人早都已經完成告別,就等著他一個了。
  “好,我送你們進去。”天貝督主微微一笑,玉手一揮。
  只見得一陣法則波紋動蕩,平靜的透明空間就像猛然被撕裂了一道缺口,一陣恐怖的氣浪從里面倒卷而出,夸張的震響聲更是瞬間便籠罩了所有人的耳朵。
  轟隆隆!!!
  奔騰的巨浪!
  浩蕩磅礴的天河失去了一切障眼的遮蔽,清晰無比的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原來,這在天門任何位置都能看到的‘安靜’的天河,一直都處于七彩琉璃罩的嚴密遮蔽中,當這遮蔽的障眼法去除,平靜而美麗的天河瞬間就化身為了恐怖的兇獸,蒸騰的水霧遮天蔽日!
  它從萬丈高空中而來,卻不是想象中的所謂飛流直下,而是恐怖的砸落!
  天河源水可是相當重的,當初老王買個幾百克,也不過就是小瓶子里十幾滴的量,其質量極大,即便只是一滴、即便只是從萬丈高空中自由落體,都堪比一位金丹強者的全力猛擊,何況是這無窮無盡的滔滔之水、延綿不絕天上來,站在這天河旁邊,宛若有無數重磅的炸彈在眼前不停炸響,震懾人心、讓人心生恐懼、平添敬畏,哪還有平時看到的那種天河美感?
  墨星辰、天門新成員等稍弱者,已然被墨問、督主等人護在身后,奈皮爾似乎在沖大家喊著什么,可在那恐怖的瀑水聲中根本就聽不到他的聲音。
  其他人倒是早已做好了準備,不需天貝督主多言,顏陌玉率先一腳踏入了進去。
  墨問看的目不轉睛,事實上他和木子還有王重早都已經擁有了來闖天河潮汐的能力,也都有前往天界之心。但他和王重聊過,知道了一些天界的事兒和秘聞,王重有一個大計劃,需要瞞天過海,天河潮汐要闖,但不是現在。這次,權當是觀摩學習經驗了。
  顏陌玉是這批天尊成員中最強的之一,留意他與天河對抗的過程應該可以得出許多有用的信息。
  他的體表此時看起來毫無耀眼光芒,似乎平平無奇,但卻又有著絲絲不易察覺的流光流轉,自然族的傳人在對抗天地自然之威時往往都是最擅長借勢卸力的,只見他輕易便穿過厚重的水霧,似乎根本沒有受到天河那源水沖擊的任何影響,直接邁入了天河的中心。
  緊隨其后的則是拉薇爾,她身上有火光隱現。火魔族擅長的一向是爆發,這顯然只是拉薇爾比較普通的狀態,可即便只是這普通狀態,給人的感覺都已經不下于一般的金丹大能巔峰爆發,她也是一步邁入,速度并不比顏陌玉慢上分毫。
  兩人給墨問的感覺都是相當輕松,也是,這才僅僅只是天河的底部,登天路是越往上越難,如果連最底部這點壓力都顯得吃力的話,那還是趁早回家,別去天河中送死了。
  此后才是其余各人,奈皮爾是最后進入的,一步三晃,并不是裝,相比起其他真正的天尊金丹,奈皮爾的肉身太弱了,抵抗天河的沖襲對他來說確實是有點困難。當然,墨問知道奈皮爾有他的手段和底牌,但最好不要太早動用,否則后半程將會極其乏力。
  艾爾莎督主并沒有將天河重新遮蔽起來,渡潮汐的失敗率太高了,現在才只是剛進入,等他們飛的越高時,必然會有人頂不住天河的沖力以及潮汐中的各種劫難,然后被轟落下來,到時候是生是死,或許還要看督主他們能否及時救援。
  沒有人說話,就算有人說話,在這轟鳴震耳的天河旁,你也根本聽不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沿著那厚重的天河往上尋找。
  前數千米范圍內幾乎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無盡的浩蕩水流,透著那種神圣威嚴的白光,一切都似乎毫無變化。
  在那里!
  艾爾莎督主、墨問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現了,率先透出的是一道微弱的金光,在奔騰天河中約莫數千米的高度上,那應該是屬于顏陌玉的,他的護體法相便是純正的金色,看得出來到了這個高度,他已經開始在發力,于是有金光從白色的天河中透露出來。
  緊跟著,拉薇爾的火紅色、乃至其他天門師兄弟的真身色彩也都在天河中若隱若現,以極快的速度飛速高升,唯獨卻沒有奈皮爾的五光十色。
  “闖過第一段了。”所有人都在目送著,只見那些發光的光點已經沖入了天河的中段,有青色的光影開始在天河中奔騰,宛若迅雷。
  天河潮汐有三段,第一段是水劫,面對的是天河源水的強勁沖壓。第二段則是雷劫,要面對天河中無盡的天雷!
  奈皮爾!
  墨問眼前一亮,只見在那青色的雷光中,一道蓬勃的五彩透亮,竟以極快的速度開始在那雷區中瞬移,一截截的往上猛竄,竟后來居上,反過來沖到了顏陌玉等人的最前面。
  可惜,純粹的視線僅只能跟到這里,再往上,天河中自有法則的屏蔽,那就不是下面的人所能看的清楚的了。
  艾爾莎督主的表情顯得有些輕松,這一屆天河潮汐名單上的天尊們,實力無疑是極強的,最起碼所有人都邁過了第一段水劫,接下去就得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大家忐忑而又耐心的等待著,過了約莫有兩三個小時,才看到有一道青光從空中急速墜落。
  艾爾莎督主玉手一揮,七彩琉璃罩自生一股橫移之力,將那急墜的青光接住,在他砸落到天河中時將他及時挪移了出來。
  是煉丹堂的封于修,一個魂族的強者,看起來傷得很重,渾身都已經被天雷劈得焦黑,實力也然大退,早已是油盡燈枯的狀態,若不是被七彩琉璃罩接住,任由他砸落下去,恐怕會直接摔死也未可知。
  立刻有魂族的長老過來接過了他,幾顆吊命的靈丹塞下去,更有長老運功替他療傷,小命倒算是保了下來。
  天河的巨大轟鳴聲仍舊未散,旁人也無法在此時去詢問他上面的狀況,只能繼續耐心的等著。
  原以為很快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跌落者出現,可沒想到,封于修這第一個跌落的,竟然也是最后一個跌落的。
  這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每次闖天河潮汐,能真正成功者有那么一兩個都已經是萬幸,其他的非死即傷。封于修在名單中固然不是最強,但至少也能排進前五,他都在雷劫中便跌落了,其他人難道還真能全部成功不成?最大的可能,便是已經灰飛煙滅了,連尸體都已經被劫難摧毀,死無全尸,自然不會有東西再掉落下來。
  這是最慘的結局,渡潮汐,要么你實力極強,要么還是弱一點好些,若是在水劫中便扛不住,那跌活下來時,活下來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可如果是在雷劫中扛不住,甚至是到了第三段的真正天劫中再扛不住,那幾乎便是死路一條。
  這次有多少人能成功不知道,可至少,傷亡卻一定很慘重,這讓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足足五個小時的漫長等待,突然看到有一片片祥瑞在無盡遙遠的高空中升騰而起,有一股股巨大的浪流,裹挾整個天河,一圈圈的蕩漾下來。
  一圈、兩圈、三圈……
  艾爾莎督主知道,有三個人成功了。
  沒人知道到底會是哪三個人,也只有等到天界眾人下一次來星盟收集信仰時,或許才可以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一些未必準確的信息了。這得看運氣,看下來的天界上使是不是恰好知道這么幾個新晉渡劫的強者,看他們在天界是不是真的立住了腳、有了自己的名號……
  可這恰恰也是讓人欣慰的地方,因為不知道結果,所以等于是給其他所有人都留下了一絲念想,成功的,說不定便是自家的子弟,只要站上了闖潮汐的道路,那你就是族群中的英雄,你的族群也必然會將因你而輝煌。
  艾爾莎督主關閉了七彩琉璃罩,當透明的屏障合攏,那轟隆隆的、震了所有人耳朵大半天的轟鳴聲才算是平靜了下來。
  浩蕩的天威讓所有人都有些心有余悸,特別是對那些剛剛進入天門的這一屆子弟而言。
  墨問的眼中炯炯有神,這是難得的機會,只有親眼見證,才能得到有關天河威力的真正第一手資料,才能有自己的準確判斷,這是任何他人言語的描述都無法達到的。
  天河的威力比他想象中還要更強一些,這可是在天河潮汐最弱的時候……
  墨問想著,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又怎么樣呢?如果真是一件沒挑戰的事兒,想必那個家伙也不會這么感興趣了吧。
  四周的人都在熱議紛紛,天門晚上還會有盛大的慶祝,這次有三個成功者,這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至于那些死在天河中的人,反正誰都不希望那是自家的人。
  “王重這次閉關,時間有些長啊。”一莫長老笑著沖墨問走了過來,地球人婉拒了天門的慶祝活動,這幫人和天門這些老家伙不同,成天忙忙碌碌,也是常態,離開之前總要寒暄幾句。
  對于佛道,自然族有著很大的興趣,這兩年一莫長老和墨問走的比較近,關系還算不錯:“金丹永恒,歲月漫長,這世間也并不是只有修行一事才重要,有空,還是讓他常來天門看看。”
  “一定替您轉告。”墨問微笑回應:“而且,他應該也快要出關了。”
  “哦?看來是又有所突破。”一莫長老笑著說道:“這個王重,四年前就已經不在我等之下,還如此努力,真是讓我們這些待在天門混日子的老東西汗顏。”
  “您老言重了。”
  “呵呵,你們地球人的天賦本已獨占一格,還如此拼命,讓人汗顏也是情理之中,何來言重之說。”一莫長老哈哈大笑,倒是相當爽朗,從懷里摸出一顆空間戒子給墨問遞了過來。
  “這是王重閉關前托我打探的一些東西,事隔四年,呵呵,還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我現在也能大概猜測到一些王重的想法。”一莫長老意味深長的說到:“老夫覺得,我介入不了,自然族也介入不了,甚至連整個星盟都介入不了……”
  “天界和地界一向涇渭分明,天界四族雖有干涉掌控地界諸多文明的實力,但那種大動作,好幾個紀元也難得一見,他們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替我轉告王重,你們地球崛起不易,也還有大把上升的空間,最好不要輕易去冒險……”他拍了拍墨問的手,嘆息道:“總之,好自珍重吧。”
  墨問應了一聲,再看向一莫長老時,眼神已多出了幾分敬重。
  或許馬東、甚至是斯嘉麗等人對天界四族、對地球的危機都一概不知,但王重沒有瞞過他,包括木子和艾俄洛斯,以及剛剛才去闖天河潮汐的奈皮爾,他們五個人是現在地球真正的最強戰力,也是真正的核心。
  天界四族的事、地球的危機乃至所謂的龍族,五個人都是心知肚明,更知道地球面臨著怎么樣的危機。
  托一莫長老打探的只是一些用以印證的普通典故,自然族是地界存在年代最久遠的種族,他們知道的典故和歷史也是最多的。可是以這位自然族大長老的智慧,他顯然已經從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信息中看出了許多蛛絲馬跡,甚至是猜到了事情的一些真相。
  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還能站在地球的立場為地球考慮,這已經是相當難得了,如果換成是火魔族,就算不選擇去聯系天界使者告發,恐怕也會明哲保身,立刻斷絕和地球的一切來往,更別說將查到的資料交給王重了。
  “多謝!”
  眨眼已又是三年過去。
  老王這次閉關,已足足有七年之久。
  對主宰法則的參悟已邁入一個全新的境地,但修行卻也并不是這七年的全部,他也在不斷的重復觀看著地球的歷史、觀看著地球的變遷,而且每一次看,都能發現一些全新的東西,改變他對地球、對龍帝的看法和認識。
  六年前就已經是足以叫板星盟任何高手的三大絕世強者,而六年后的現在,以這三人突飛猛進的速度,就算是八級文明都已經再沒有和他們敵對的想法。
  再說了,地球人也并不是那么敝帚自珍、并不是完全不通情達理,玩政治,地球人同樣是一把好手,而馬東足以把這些討論用到價值,人類在這方面的天賦恐怕比戰力更強。
  于是在老王的授意下,馬東已經正式開放了地球的居住權,不過目前而言只是針對七級文明、八級文明,以及個別的六級文明開放,而且名額相當少。像天貝族這樣的頂尖年也不過只擁有五百人的移民權,而且還要繳納天價一般的移民稅,隨便移民幾個人就足以讓一個普通的四級文明破產!這可比當初地球送人去星盟還要黑一億倍。
  但沒辦法,移民熱潮不減,就算再高的價格,人們仍舊是趨之若鶩!現在但凡是高等文明的族中有重要的貴族出生,都是直接移民地球,無論如何想方設法,托關系走后門、求爹爹告奶奶都要把孩子放在地球去出生,沾沾地球這絕世寶地的法則親和之氣。盡管他們屬于外族,地球對他們的孩子并沒有對本土出生的孩子那么‘友好’,但終歸是有那么一些明顯的好處,兩三個外族孩子里至少有一個能擁有多系的法則親和,而且這些頂尖文明都是目光長遠之輩,一代移民的親和不夠,那兩代呢?三代呢?十代百代呢?當每一代的基因以及親和都經歷一次改良,那總有一天,這種移民會給自己一族的血脈注入一點真正不同的東西,讓整個星盟的高等文明強者愈強,甚至是超脫八級、超脫天界四族的控制,成為真正的維度主宰。
  地球,天京城,白馬精靈會所……
  以地球現在的‘生孩子’移民熱,大量的各大文明貴婦們都在不斷的涌入地球,而作為整個第五維度中和貴婦打交道最有經驗的大精靈一族,又怎會錯過這樣的商機?雖說現在地球的移民權相當難搞,但不要忘了,他們的大總管,原本就是一個地球人!而且還是地球人中擁有相當能量的大世家繼承者。
  “女王陛下,這個月……”卡洛琳正在視訊上對精靈女王匯報著這個月的會所經營情況。
  大精靈族經營會所并不僅僅只是為了賺錢,更多的還是一種人情的維系,只要牢牢綁定這些高等文明的貴婦們的友誼,那就等于和整個星盟所有的高等文明都站到了同一邊,這是大精靈一族在星盟中長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卡洛琳此時的聲音聽起來一絲不茍,透著謙遜和恭敬,并沒有因為地球的崛起讓她身份水漲船高,就因此而變得狂傲。
  這也是精靈女王愈發欣賞她的一個原因,她微笑著,直到卡洛琳說完,她才溫和的說到:“有你在那里,我一切都放心。”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