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百零八章 一戰成名天下知

小說: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9-09-25 15:46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失去了一切聲音,或者說,是血魔族在這短短半分鐘內的慘狀讓所有人都驚得閉上了嘴。
  都聽說過血魔族曾經在翻手之間便毀滅了一個七級文明的可怕傳說,也都知道那是一種詛咒之力,可仍舊是沒有人想到過,這詛咒竟然霸道到了這樣的程度。
  半分鐘啊!僅僅只是半分鐘!一個強大的文明就煙消云散,而且死狀如此之慘!難怪在這數十個紀元間,無論血魔族犯下多大的事兒,星盟大多數時候都只是選擇不痛不癢的小懲罰,只因沒有任何一個文明愿意和血魔族走到徹底的對立面,這絕對是一個如果拼死,那便足以將星盟任何文明都拉下馬的可怕勢力。
  可就是如此強大的勢力,卻在剛才被一個人翻手間便覆滅了,而這個人,竟然僅僅只是一個實丹……
  看臺上有無數的人都感覺背脊有點發涼,越了解血魔族的強大,就越發能更加感受到王重的強大!別說那些五六七級文明,就算是主臺上的幾大八級文明,此時也都是站立起身。
  什么實丹什么小輩,擁有這樣的實力,已經不可能有人再將這地球人視作一個可以任由自己掌控的家伙。
  強者,應該獲得絕對的尊重!何況,這是一個擁有著足夠將整個地界勢力重新洗牌的可怕存在。
  “血魔族與地球的文明戰……”艾爾莎督主深吸口氣,在空中響起的聲音既有著一貫的威嚴,也帶著一絲對王重的敬畏:“勝出者,地球!”
  整個競技場出現了短暫的數秒暫停,并不是因為艾爾莎督主的宣告,反而是因為艾爾莎督主的聲音,將他們從剛才的震驚呆滯中拉了回來。
  啪啪啪……
  主臺上率先響起一陣掌聲,那是一莫長老、卡洛斯族長、伊利丹族長等一眾大佬們。
  緊跟著,泰坦族人、幻族族人、海皇星、天寶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地球文明!地球文明!”
  “王重殿下天下第一!”
  “地球無敵!”
  “我愛和尚!我愛光頭!”
  “老大!這是我老大!喂喂喂,這個真的是我老大,我們在天門是一個寢室的!媽的,誰敢不服!給本大爺站出來!”
  零落的掌聲很快就變得嘹亮,配合著那震天價般的歡呼和狂笑聲,宛若燎原的野火般瞬間燃爆了全場。
  這是一個讓所有人都意外的結果,相信今天輸錢的人一定不少,但即便是這些輸了賭注的人們,此時也都在由衷的歡呼。
  輸點小錢算什么?有什么比親眼見證一個時代、親眼見證一個足以載入史冊的王者誕生,還更能讓人激動人心的呢?
  贏了?我們贏了?!
  地球人的看臺上,王戰封、藍黛兒等人早已是熱淚盈眶,蘿拉和米拉米激動的抱在一起,艾蜜莉爾死死的揪住馬東本就不長的頭發:“馬東東!贏了!我們贏了!王重哥贏了!”
  “我知道!我知道!”馬東齜牙咧嘴,在這一刻已經完全沒有了這幾年養成的上位者形象,又哭又笑又齜牙,表妹的力氣太大了,頭皮都快要給他揪下來,但他卻忘記了苛責,因為這一刻,他不是那個地球的掌權者,而是一個普普通通、但卻贏得了全世界的地球人,他是王重的兄弟,他滿眼通紅、水濛濛的一片,也不知是疼的還是感動的:“老王還是那么給力啊!”
  地球的休息室中,木子、艾俄洛斯、墨問等人則是一股腦的沖了出來,將競技場下方的王重簇擁在中間。
  “王重!”
  所有人的眼里都是滿滿的歡喜,雖說這次文明戰,每個人都義無反顧的來了,但說實話,除了木子,就算是最強的墨問,對戰勝血魔族也是沒有絲毫把握的嗎,更別說直接剿滅血魔族全族!
  老王卻只是微微一笑,身處在黑白棋盤的天地間,這種感覺格外的奇妙,仿佛掌控一切,他甚至能在現場那近百萬人的歡呼聲中,輕易的辨認出到底有多少是真心、有多少的假意,甚至,他能感覺到無數心懷不軌者、心懷嫉恨者、甚至是心懷仇恨者……當然,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地球區區一個所有人眼中的四級文明,以五戰全勝的戰績輕易剿滅血魔族,這和所有人的預估都實在是差了太多,心理的落差難免會有,何況血魔族屹立星盟數十個紀元,總會有那么一些死忠的盟友和下屬文明,這些人誕生各種各樣的情緒也都在情理之中。可他們顯然也就只能腦子里想想、腦子里恨恨,面對現在如日中天般崛起的地球,這些人已經無力再掀起任何波瀾了。
  他只是抬頭看向半空中,看向艾爾莎督主的方向。
  文明戰是完結了,但地球還未接收血魔族,那是一筆龐大的財富轉移,就算現在沒人敢得罪地球,可如果星盟不發話、如果星盟不幫忙,那恐怕地球連血魔族到底有多少資產都沒法估算出來,更別提接收。
  艾爾莎督主的眼中有著復雜的神色,但卻并不是遲疑,只是面對前不久還視為后輩的王重,此時此刻的她難免會升起一些別樣的情緒,但她很快就將心里的那點想法控制了下來,朗聲宣布道:“文明戰獲勝,地球將取血魔族而代之,我以天門督主、兼星盟理事會副會長的身份,任命地球為星盟第二十一個七級文明!”
  浩瀚的聲音,讓喧鬧無比的競技場又再度緩緩安靜了下來,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是地球必然會得到的,但星盟的態度還是能決定很多東西,畢竟現在血魔族收了血繁咒反噬,只怕在剛才那短短幾分鐘間已經死盡死絕,有不少和血魔族有著生意往來、有著錢貨賒欠的文明更是豎直了耳朵。如果星盟的宣布稍微模糊那么一點點,他們大可以直接賴掉和血魔族之間的舊賬。
  “同時,鑒于血魔族已無人幸存,星盟從即時起,將立刻封禁血魔族的所有資金、債務、不動產以及一切財富。機械族將會介入此次血魔族的財產統計和清點工作,所有與血魔族有生意往來的文明務必主動配合,若有心存僥幸者、若有以任何形式侵吞本該屬于地球的財富者,一經查出,情節輕微者,處以十倍的罰款,情節嚴重者,將以背叛星盟罪論處!”
  現場安安靜靜,鴉雀無聲。
  果然……
  大家都見過星盟處置那些被滅族抄家的文明的財產,一般來說,一個文明已經被滅掉了,那大多數時候都只會統計他們殘余在明面上的物資財富,那些暗地里的帳,星盟基本都是睜只眼閉只眼,你愿意上交就上交,不愿意就拉倒。一來這種被抄家的文明大多都只是五六級文明,財富有限,星盟也看不上眼,二來這種涉及一整個龐大文明的查賬工作是在是太麻煩太復雜,也不可能真的做到筆筆帳都查個清楚,工程太大了。
  可看看現在,竟然要徹底清查血魔族的所有帳戶,甚至是讓機械族插手,要清查所有與血魔族有生意往來的文明!這是何等浩大的工程,要浪費多少人力物力,最后卻只是純粹在幫地球的忙,星盟根本就撈不到半分好處。
  但人家星盟根本就沒有半分遲疑,而且直接就是最大的懲罰力度!
  可以想象,如此高壓,那是絕對沒有人敢抱有僥幸心理去賴賬的。是的,星盟不可能真的做到每筆帳都查清楚,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萬一被機械族查出來,那恐怕就是滅族的大禍了。
  這是給足了地球人面子啊……不,應該說,是給王重的面子!
  顯然就算是高高在上的星盟幾個八級文明,也已經感受到了王重的可怕和震懾,將地球視為足以和他們平起平坐的超級勢力來對待了。
  “謝督主!”老王的臉上既無驚喜也無感嘆,只是十分平常,一個人的心態很大程度取決于你的實力,當你真正站到這世界的頂端一覽眾山小時,你就會發現這世界已經很難再有什么東西可以讓你吃驚和意外的了。
  “王重!王重!王重!王重!”
  不知是誰起了個頭,現場開始不停的回響起王重的名字,足足近百萬人的齊聲吶喊,回蕩在這遼闊的競技場、回蕩在整個機械城中。
  地球已經崛起,王重已經登頂!這個世界,不會再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
  接收血魔族的工作比想象中要順利輕松得多,得益于艾爾莎督主宣布的高壓懲罰,也得益于機械族的高效,僅僅只花了半個月時間,血魔族的所有財富就已經統計完畢了。
  光是血魔城中便儲藏有足足六萬億金星,足以抵得上現如今整個星盟數十年的金星產出,竟然集中于一城。積累了數十個紀元,血魔族的富有簡直是讓人瞠目結舌。
  可對于一個真正強大的文明來說,金星石顯然只是他們龐大財富中極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強者不會是個只會存錢的守財奴,他們更愿意把現金轉化為各種物資、轉化為現有的實力。那就不是區區血魔城所能容納的了。
  機械族一共查出了血魔族的九大‘倉庫’,都是一些處于邊緣世界位置的生命星球,被血魔族侵略、占領,存放物資。
  那里有堆積如山的靈藥,有宛若海洋一般的各種品級法器,更有足足覆蓋了整整一顆星球的各等級戰爭堡壘、靈能防護罩等等,光是為了統計個大概都花了機械族半個月,這還是在查找到許多血魔族現有的物資資料的情況下。更詳細的清單若是要一一清點單列出來,那恐怕非得花上經年累月的歲月不可。
  馬東東這下可是忙壞了,接收這些物資可不是個輕松的活兒。
  以前一向都只感覺地球太窮,現在卻是感覺太富;以前住在生命之墻所保護的城市中時一向都感覺地球人太多太密集,現在卻是感覺人太少!少到了連派遣去接收和看管這些物資都特么不夠的地步。別說那些地球精英了,現在就算是最普通的地球人都已經被派遣上了前去掌管財富的星域列車,甚至是連變異人們都搖身一變,成為了各種物資場所中的管家。沒辦法,僅僅只有幾十億地球人,相比起那些真正發達、傳承了無數歲月、占據了N個生命星球的文明,地球人實在是太少了,是的要鼓勵多生啊,不然這么多家當都要閑置啊。
  …………………………
  “人口確實太少了,而且地球崛起太快,恐怕很快就會面臨高等文明最大的煩惱,那就是基因越完美越不容易傳承。”老王正在對著視訊另一端感慨,如今的地球早已和星盟完全接軌,通訊這類曾經讓地球人無比頭疼的問題,現在有錢有權,還有機械族這種超級科技文明從旁協助,簡直不要太簡單。
  視訊的另一端,女人笑了起來:“你這人,好不容易通次話,光和我聊地球的未來了。”
  “哈哈哈哈!”老王哈哈大笑:“我可沒那么高尚,親愛的,我聊的可是咱們的未來。”
  “哦?”斯嘉麗的眸子一閃一閃,她哪里會怪王重?她知道王重就是這樣的人,只不過是開個玩笑。
  三年了,王重去了星盟三年,她就在地球等了三年。前些日子,地球和血魔族結怨,馬東為了她的安全,怕血魔族暗中讓人來挾持她以威脅王重,因此一直都將斯嘉麗藏在一個孤僻的秘境世界中。
  幸好,地球已經晉升七級文明。幸好,地球現在富得流油,即時通訊什么的完全不是問題,只要斯嘉麗和老王愿意,那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煲著視頻聊個通宵。
  “一莫長老前幾天給了我一個秘法,據說是高等文明的貴族慣常用來延續基因的,號稱百發百中……就是需要的材料復雜了些,”只聽老王說道:“我這邊正在湊著呢,等湊齊了,咱們試試,是得好好努力努力了,現在馬東東不是搞那個鼓勵生育嗎?為了地球的人口繁榮昌盛,我們兩個更該以身作則,那是責無旁貸啊!”
  “光聽你說!”斯嘉麗的俏臉微微一紅,卻不是因為害羞,都是老夫老妻了,這才哪到哪?何況三年不見,正是干柴烈火、大別勝十婚,臉上的那絲艷紅,是獨屬于王重才能看到的風情:“前幾年在地球的時候,也沒見你多努力啊!”
  “誒!這可是六月飛雪、天大的冤枉!”老王一本正經:“我那不是疼惜你身體嘛,那時候你傷勢還不穩。”
  “說笑。”斯嘉麗笑嘻嘻的沖視頻里勾了勾手指:“只聽說過累死的牛。”
  “反了你了……”老王忍不住笑道。
  他搓了搓手,眼看著原本一場溫馨感人的通話就要變得少兒不宜,冷不丁的,斯嘉麗的房門卻被人一把推開。
  “咦?姐,和誰在聊天呢?”艾蜜莉爾沒心沒肺的啃著冰淇淋走了進來。
  “咳咳!”
  斯嘉麗一陣輕咳,瞬間滿臉通紅,只見艾蜜莉爾沖視頻里湊過頭來,然后就是一臉的驚喜:“王重哥?!”
  老王有點哭笑不得,原本被斯嘉麗挑逗起來的那絲激情愣是給這丫頭澆了個透心涼,你說你什么時候出現不好?偏偏現在?老這樣搞,要出問題的啊!
  “咳……”不愧是夫妻相,老王連裝咳嗽的樣子和斯嘉麗都如出一轍。
  艾蜜莉爾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撓了撓后腦勺,一臉的尷尬:“吁,不會是我打擾了你們的好事了吧?”
  “你說呢……”老王只能幽怨的看著她。
  “得得得,都是我的錯,那什么……”幾年的時間,艾蜜莉爾變化也是很大,至少不再是那個分不清王重是誰家的女孩子了,她連連吐舌:“姐,星盟那邊的塑魂丹到了,馬東東讓我給你送過來……”
  “我放這里啊,”她掏出一個小盒子放在桌子上,笑嘻嘻的退了出去:“你們繼續、繼續,我就不打擾你們親親我我了。”
  等這小災星離開,兩人本是想調整情緒繼續剛才的話題,可對望了幾眼之后,卻發現什么情調都已經被那丫頭給破壞干凈了,哪還浪得起來。
  兩人最后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生命還很漫長,地界也再沒有人可以破壞兩人的這份兒美好,用不著急于一時。
  “你什么時候回來?”斯嘉麗溫柔的問道。
  “暫時還定不了,地球剛進入星盟理事會,我是理事會的常務之一,最近星盟又是多事之秋,處理血魔族的一些死忠勢力也需要我親力親為,只怕短時間內是走不開的……”王重想了想:“不過,墨問讓大家去一趟鏡面世界,說那里有地球起源的映照,我想抽空去看看。鏡面世界不同于地界,靈壓和重力沒有地界這么大,我讓機械族給你定制一套防護服,到時候你和馬東東一起來。”
  “嗯!”斯嘉麗的眸子閃閃發亮,對她來說,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情比和王重在一起更重要、更讓她感覺到愉悅了。
  “那幾顆完美塑魂丹是我加料特制的,專門針對你的病情。”王重笑著說道,指了指剛才艾蜜莉爾放到桌子上的盒子:“你每周服用一顆,最多半年,應該便可以治愈你上次突破天魂時留下的靈魂創傷。”
  “好!”盡管早已知道王重已經弄出了這特效靈丹,但斯嘉麗并沒有過于的渴望,她現在很好,跟別人不同,她是真的覺得地球很好,外面或許浮華精彩,可她更喜歡這里,或許將來會改變,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對了,有一個不好的消息還沒告訴你,”斯嘉麗沉浸在幸福中,直到聽完了老王的所有交代,好半晌才想起來另一件事:“波特先生去世了,就在昨天……”
  老王微微一愣,熟悉的名字,一個老人的音容笑貌瞬間出現在腦海中。
  老波特,當初自己還在天京學院未成名時,老波特就已經和自己成為了忘年之交,自己能接觸第五維度的資料、能研究生命符文,乃至于CHF后自己被十大家族暗害,也是老波特拼著身家性命,才保下了王重身邊的不少親眷摯友。那是一個可愛可敬的老人,三年前自己離開地球的時候還曾去見過他,那時候感覺身體還沒什么問題,可區區三年時間,竟然已經永別。
  老王沉默了下來,剛才的興奮勁兒一掃而空,只感覺心里頭沉甸甸的。
  “蘿拉呢?她怎么樣?”
  “不太好。”斯嘉麗搖了搖頭:“一方面是傷心過度,她父母都不在,波特先生是她唯一的至親。另一方面,卡波菲爾家族內部有幾個子弟似乎是想爭權,老爺子昨天才走,今天聽說家里面已經在鬧分家了,蘿拉本是不想管這些事,可她是波特先生親定的卡波菲爾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又不得不管。”
  老王眉頭一皺,只聽斯嘉麗頓了頓,接著說道:“如果只是幾個家族子弟倒是好解決,但聽說其中牽涉了一些星盟的勢力……你知道的,現在地球的各大家族在星盟里都是香饃饃,投資他們的人有大把,而且都是有正當手續的家族股份投資,人家是股份制的董事,馬東他們也插不了手,要讓他們這樣鬧下去,蘿拉怕是鎮不住他們,萬一卡波菲爾真被分了家,波特先生就算在天之靈也不得安息吧。”
  “星盟勢力?”老王的聲音有點冷:“我知道了,這事兒來我處理,我倒要看看哪個星盟勢力敢來惹我的人!”
  “你的人?”斯嘉麗似笑非笑。
  “呃,別想多了,就是順口……”
  “看把你緊張的,我有那么小氣嗎?”斯嘉麗笑了起來,這事兒蘿拉并沒有找她,是她聽說了,再主動告訴王重。
  蘿拉對王重的感情,斯嘉麗是相當清楚的,這么多年了,蘿拉就從來沒有對其他任何男人假以過顏色,斯嘉麗甚至也知道王重對蘿拉一直都有好感,而且,蘿拉有修行的天賦,如今已是地球上除了王重他們之外的第一批虛丹,未來凝聚金丹、獲得永恒的生命對蘿拉來說并不是幻想。
  “有空的話多陪蘿拉聊聊天吧,除了波特先生,也只有你的話,她還聽得到心里去。”斯嘉麗嘆了口氣:“現在的她太孤苦了,昨天我去了一趟卡波菲爾,偌大的房子里,所有人都在爭權奪利,晚上也只有她一個人在給波特先生守靈……她看起來很憔悴,我真怕她這次挺不過心里那關。”
  “好。”
  掛斷了通訊,老王的心情也是有些沉重。
  即便已經身為地界第一人,可這世界仍舊是有太多他所不能掌控的東西,例如最直接的生老病死。
  王重閉上眼睛沉默了約莫了兩三分鐘,像是在靜思,也像是在哀悼。
  逝者已矣,生者的日子卻還要繼續。
  他重新撥開了通訊,聯系上馬東:“卡波菲爾家的事知道詳細情況嗎?”
  “有點復雜……”看得出來馬東也剛剛熬夜,最近本來就很忙碌,老波特去世對于地球高層來說也是會引起不小的權力震蕩,畢竟從地球的新生勢力崛起那一天起,率先凝聚虛丹的蘿拉所代表的卡波菲爾,就已經真正進入了地球最高層的行列,甚至是將原本十大家族中的上五位家族都給擠了下去:“有好幾個星盟勢力牽扯其中,都是卡波菲爾的投資人……而且更麻煩的是,蘿拉凝聚虛丹后,對地球人來說太過耀眼,搶走了太多光環,現在地球人是只認蘿拉而不認卡波菲爾,因此他們有不少家族子弟都心生嫉妒,已經離心離德,這其中甚至還包括了蘿拉的親哥哥,你還記得嗎?就圣城里那個……這些家族子弟和星盟股東內外勾結,于公于私,我都很難插手,這才是最麻煩的。”
  “唉,這事兒真不是我嘴欠,老波特有些糊涂了,為了符文研究,出讓了不少家族股份,大股東雖然看似還是屬于第一繼承人的蘿拉,但總共也就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而已,其他股東現在一股腦的聯合起來,臺面上蘿拉已經處于下風。”
  “都有哪些星盟勢力?”老王的語氣很是不善。
  “倒也不是什么大勢力,就是些臺面上的五六級文明,只不過那些股份出讓都是出自星盟的正規手續,按照星盟的經濟條例,我就算想插手也很難,老王你有辦法?”
  “兩兄弟不和你說外道話,給我把那些股份幫蘿拉買回來。”王重說道:“掏多少錢我不管,今天之內一定要搞定。”
  “錢是小事,只是怕別人不肯賣……”
  “他們出多少錢買的,咱們翻一倍。”王重頓了頓,聲音轉冷:“要是還不愿意賣,你就直接告訴他們,我會親自去登門拜訪,到時候可就不是這個價了!至于那些家族子弟……我了解老波特,知道他的想法……你就說我說的,我王重也算是老波特的弟子,可不是什么外人!那些家族子弟如果愿意留在卡波菲爾的就留,不愿意的,讓他們滾!”
  “哈,你肯出面,那當然是手到擒來。”馬東哈哈大笑:“我還正琢磨著要不要給你說這事兒呢,否則只靠蘿拉一個人是真應付不了,太可憐,就是怕你那邊太忙了管不過來……話說,怎么你突然關心上蘿拉了?莫非是想趁人之危,有什么不良的企圖?”
  “都是老朋友,你小子說話可要有點良心。”老王白了他一眼,馬東辦事,他一向放心:“交給你了!”
  ………………
  “蘿拉姐,你老這么拖著也不是個辦法……”
  “蘿拉,雖然你現在是家族的掌舵人,可作為叔叔,我可得說你幾句了……”
  “蘿拉,老爺子將家族交給你,不是讓你不作為的!凝聚虛丹又如何?能打又如何?你得有能力掌控住家族的局面,才能讓大家心服口服……”
  屋子里,鬧鬧嚷嚷的聲音一片,蘿拉靜靜的坐在桌前,聽著周圍那些所謂親戚的七嘴八舌,看似平靜的臉上,遮掩著的是一顆早已憔悴的心。
  爺爺的靈堂就在隔壁,蘿拉到現在都還沒有從昨天握著爺爺臨終前的手那一幕里透過氣來,她現在其實只想守在爺爺的靈堂前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靜靜的緬懷著過去,陪著爺爺走完地球人風俗中的最后一程。
  可這些人卻以家族為名義把她綁架在這里,就在爺爺的靈堂旁肆無忌憚的喧嘩和吵鬧!
  蘿拉是多想一巴掌將這些所有聒噪的人統統給斃了,可她知道那樣是不行的,他們的身上都留著和自己一樣的血液,他們也是爺爺的直系后代,在爺爺的靈堂旁這么做,只怕爺爺在天之靈要更不得安寧了。
  她只能忍著,聽著這些人那令人厭惡的嘮叨,試圖逼迫自己答應一些看似對家族有利、實則卻是賣掉家族的可笑條件,偏偏她卻還無法反駁,甚至都沒有真正做主的權力。
  如果這些財產不是爺爺親手交到自己手里,讓自己好好守護的話,那蘿拉根本就不會在意,更懶得為了這點財產和這些討厭的蒼蠅糾纏。可越是糾纏,蘿拉才發現她根本就不是這些能言善辯者的對手,何況他們的身后還矗立著一個個星盟中比較強大的五六級文明。對于現在的地球整體來說,五六級文明可能不算什么,但若是拋開上面的王重等人,對單單一個家族而言,別說五六級文明,即便只是隨便一個四級文明的實力,都足以讓地球這些大家族難以望其項背了。
  他們有著合法的手續,而且還是和爺爺親手簽下的。他們有著龐大的實力,金錢無數,早已將家族里那些不爭氣的子弟給收買得服服帖帖……甚至,這其中還包括了自己的親哥哥!連曾經最愛她的親哥哥,現在都可以因為嫉妒和金錢而出賣自己,何況是其他人?
  這種事兒,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得上她,所有的一切都必須由她去承受,爺爺將最看重的家族交到她手中,原本是想讓家族來守護她,支撐她,卻想不到反而成了她的羈絆和煩惱。
  聽著耳邊的聒噪聲,蘿拉竟突然感覺有些茫然。
  這個世界有數十億地球人,有數十億族人,可蘿拉卻感覺無比的孤獨。仿佛回到了小時候,剛剛失去父母時的那種不知所措,那時候有爺爺對自己伸出手,可現在爺爺走了,還有誰能對她伸出溫暖的手呢?
  叮叮叮~~
  手腕上的天訊聲響起,打斷了蘿拉的沉思。
  “我先接個天訊。”她保持著禮貌的微笑,讓人看不出深淺,這種作戲很累,但卻是必須要做的事兒,如果讓人看出她心中的慌亂和心累,那就是她輸的時候。她必須堅守著爺爺給她留下的陣地,絕不能讓爺爺經營了一生的心血被那些別有用心的小人給剝奪。
  屋子里稍稍安靜了幾分,蘿拉低下頭,一眼就看到了天訊上那個熟悉卻又陌生的頭像閃耀起來。
  她愣了愣,剛才還一直堅守著的心理防線突然就出現了一個缺口,而且是一個巨大的缺口!
  “抱歉……”她站起身來,本是想給自己做一下掩飾,說一聲‘失陪’,但紛亂的內心和那情感的缺口劇烈沖擊,卻是讓她連這最基本、最簡單的掩飾話都已經說不出口,聲音變得哽咽,沒了下文。
  她只是匆匆快步離開桌子,在滿屋那一大幫子人的注目中,快步走到了旁邊爺爺的靈堂中。
  那個閃耀的頭像已經灰暗了好久,這還是好幾年來第一次亮起!
  她調整了一下哽咽的聲音,接開天訊:“喂……”
  那個男人的虛擬投影出現在眼前。
  “……你還好嗎?”
  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耳畔,帶著那種讓蘿拉無法忘記的溫暖,一如既往。
  好不容易才止住的哽咽聲瞬間決堤,蘿拉再也忍不住,滾燙的熱淚從眼眶中奪眶而出:“王重!爺爺走了……”
  王重點了點頭:“帶老爺子來天門吧,自然族很擅長安撫亡魂,請他們做一些后事,或許能讓老爺子轉世時更容易一些。”
  他頓了頓,看著哭的跟個淚人兒似的蘿拉,也是微微暗嘆:“至于家族的事兒,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讓馬東去處理了,那些牽涉其中的星盟勢力很快就會將所有的股份都交出來。卡波菲爾不會分裂,我答應過老爺子,只要我有能力,就一定保卡波菲爾長盛不衰!”
  虛擬的投影沖蘿拉伸出手來:“別哭了,來地界吧,老爺子走了,你還有我們!”
  蘿拉拼命的點頭,眼淚像斷線珠子一樣不停的往下掉,爺爺走后所積蓄的所有情緒都在這一刻迸發了出來。
  什么是安全感?
  不是你身邊的人有多么強大,而是這個強大的人,愿意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義無反顧的對你伸出援助之手。
  何況,這個人還是他!
  …………………………
  歷史每隔兩三個紀元,星盟都總要面臨一場滔天大禍,波及大半文明,這是長盛之后必然的低谷期。
  血魔族和地球的文明戰原本被許多人都視為這次星盟浩劫的開始,可沒想到這個開始同時也意味著結束,雖然倒下了一個七級文明以及下屬的大約七八個五六級文明,但隨著火魔族突然的退讓,原本已經動蕩不安的星盟突然之間就變得安定了下來。
  大多數人都不會腦子抽筋去深挖里面的秘密,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拜王重和他的地球所賜,如果沒有地球的強勢崛起讓天貝族在利益爭奪中占據了絕對的上風,那火魔族是不會認慫的,波及整個星盟的大浩劫也必然會在兩族的斗爭中不可避免的來臨。
  消弭了這場災禍,王重和地球可以說了挽救了星盟數以億萬計的生靈,讓人忍不住心生敬仰,而并不僅僅只是畏懼他的實力。當然,星盟一向都是合久必分,大勢不可阻擋,可能王重和地球僅僅只是將這場大禍延后了,但誰在乎呢?至少在自己這近幾代人身上,浩劫都是不會出現的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后代的事兒就讓后代去煩惱吧。
  敬仰地球,崇拜地球,所有人都將地球視為了星盟的第二個天貝族,甚至除了一些個別的遠古吹外,大多數人都覺得地球比當初的天貝族還要尤有過之,實力之強,簡直是冠絕古今。而王重、墨問、木子、艾俄洛斯、奈皮爾、弗拉基米爾等人的名字也是在星盟中廣為流傳,后五者被稱之為地球五虎,而王重則是早已被所有人神話,奉為在地界超脫于王級之上的真正神明了。
  實力,身份,地位,什么都不缺,要去鏡面世界也不過只是和機械族打個招呼的事兒。
  “那里是德古角斗場。”墨問笑著指向下方一個殘破的圓形競技場:“這是之前咱們反抗軍的大本營,我就是在這里悟道的。”
  王重等十幾人懸停在空中,看向下方的圓形競技場,這里占地極大,足足數公里方圓,完全比得上當初文明戰的仙王競技場,只是有些殘破,荒草叢生。鏡面世界是現實世界的投影,鏡面世界中所能看到的地方,在現實的第四維度都必然有實物存在。這德古角斗場映照的是天王星域,那里曾生活過一個強大的七級文明,有佛道的殘缺傳承,完全不輸現在的泰坦一族,鼎盛時甚至有和八級文明叫板抗衡的實力。只可惜早在數十個紀元前,就在涉及天界的莫名斗爭中煙消云散。
  而墨問的佛道,也正是從這殘破競技場上的一些壁畫中悟道而出。
  “佛道博大精深,我所了解和學習到的不過只是冰山一角……”他有些感慨:“王重,你若有空時,或許可以來參悟參悟,那是不同于天地十一本源法則的一種深層解讀,或許會對你突破金丹有意外的幫助。”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