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二十八章 看破不說破!師徒有的做!

小說:火影之水無月末裔 作者:雷姆的粉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6
  劇組的一角,演員,工作人員,不管什么職位,漸漸匯聚到這里,綱手也在其中,她站在最后面,凝視著站在臨時拼湊起的平臺上,拿著喇叭,在用心歌唱的身影,淚眼婆娑,怎么都擦不完。
  這首歌,越是有經歷,體會過那種困境,抑郁的人,感觸就越深。
  歌詞的字里行間,把一個人所在的絕望,困境,以及當時的那種心情,該怎么做,給完美的表達出來,再配上旋律,音調,威力更上一層樓。
  用更直白一點的話來說就是,聽了這首歌,很神奇的,讓人淚目,也讓心情得到了鼓勵,好轉,與治愈。
  “綱手大人!”靜音找到綱手,驚愕的看著,綱手輕輕拍了她一下,示意安靜,別打擾她聽歌。
  同樣聞聲過來的梨姐,化妝師,發型師等人,沉默的沉默,哽咽的哽咽,梨姐的反應最大,哭成了淚人。
  導演,副導演,主角,配角,別看表面上光鮮亮麗,誰都有不為人知的過去,心酸,傷感,平時因為忙,以及不愿去回憶,處于埋藏階段,統一在這首歌下,被拉扯出來。
  一首唱完,白預備要下去。
  “再來一遍!”導演道。
  白下意識看過去,就見導演紅著眼睛,用袖子擦拭眼淚,其它人跟著說,見狀,白只好再唱一次。
  這第二次唱完,不等白動作,又有人道:“繼續!別停啊!”
  “麻煩你了!白,再唱最后一次!”
  “最后的!”
  “···”白。
  事實證明,這人的話是不可信的,一遍過后還有一遍,每次喊的口號還都是最后一遍,不過···白喜歡。
  被這么多人圍繞,看著大家用心聆聽自己唱歌,就好像是在開演唱會一樣,且自己傾注在歌聲里的感情,能夠影響到大家,感動到大家,這是用錢買不來的滿足感。
  白有了點自己是大明星的感覺,萬眾矚目,此間唯我,是焦點,更是中心。
  有人愿意聽,那白就愿意唱,反正有水查克拉護住喉嚨,聲帶,有水查克拉的保護與輔助,不管唱多久,白的嗓子都不會啞,不會痛。
  從上午的九點多,一直唱到下午的五點多,八個小時左右,白用心,用感情的從頭唱到尾,不濫竽充數,不敷衍了事。
  不管大事小事,全力以赴,要么不做,要做,那就盡全力做到最好,白就是這么個人。
  白唱,眾人聽,白唱的盡興,大家聽的滿足,等到結束,解散的時候,劇組里那股消沉的氣氛一掃而空,眾人紅著眼,臉上是難得的笑容。
  “白!唱的真好,唱到我心坎里了!好感動!”
  “今天能睡個好覺了,壓力雖然還在,但我覺得我能過去!”
  “謝謝你!”
  “謝謝!”
  回到自己的帳篷,白咕咚咕咚喝了好多水,這個身體隨時隨地都能從空氣里,自然中汲取水分,白的身體并不渴,是白的心理作用感覺他應該渴。
  “這是你根據自己的經歷,創作的歌?”綱手從外面進來,如此問道。
  白該怎么回答?難道要說是抄別人的?那這個別人是誰,在哪里?源頭沒法解釋,白點頭。
  “歌的名字?”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綱手頷首,欲言又止,說了句好好休息,轉身離開。
  地球不會因為少了誰就停止轉動,照樣,劇組的電影拍攝也不會因為沒了個劇務,配角,就停止拍攝,導演觀察到大家的情緒相比此前有所好轉,新找了個配角,繼續開拍。
  白每天都會在各種要求下,清唱那么一兩遍歌。
  武士戀歌的大火,白的模樣,年紀,還有這創作歌曲的才能,再加個行程表曝光,看到白的前途一片光明,愿意和白打交道的人變多。
  大家交個朋友,以后有機會還能抱個大腿,幫襯一二。
  一顆鉆石,一頭大象,一座山,一片湖,從不同的面看過去,所見的亦是不同,集百家之所長,將其完善,白抱著這樣的心思,與大家交流,獲益匪淺。
  盡管有些和他知道的一般無二,但總有那么些個特例,能給他帶來益處,白是樂此不疲。
  一日凌晨,白感覺到異樣,從睡中蘇醒,沒有睜眼,通過水氣感知,帳篷里進來一人,根據體型來看,很容易就辨認出是誰。
  對方沒有久留,放下一個東西后就離去,等了等,確定對方不會再回來,空氣中的水凝聚,化作一手,拿起那東西帶到面前,白接住,揮散這臨時做成的水手。
  這是個卷軸,一面標注了輸入查克拉即可開啟的字樣,白表情古怪,輸入查克拉,卷軸應聲而開。
  里面記載了一種查克拉的提煉法,并解釋了查克拉提煉,根據不同人的體質,血繼限界,或有不同,最終所得的結果,也是千差萬別。
  不是說提煉越多查克拉的提煉法就越好,而是要適合自己,那才是最好,這卷軸的開篇,就有著一份,據說是最適合他的查克拉提煉法。
  “是已經看透了我的體質?”白訝異,繼續往下看。
  卷軸中除卻提煉法,還寫明了查克拉控制力的修行法,爬樹與踩水赫然在內,另外還記載了許多,更加詳盡的方式,諸如針對血管,神經,細胞,稱得上是細致入微,妙到毫巔。
  讓查克拉在一條魚的體內走完一個循環,而魚不死,這是其中一項修行。
  給白的感覺,這更像是醫療忍術,剔除了醫療的部分,只保留下查克拉運行。
  “沒打算教我醫療忍術,只教我控制嗎?”白若有所思,留下這卷軸的不是別人,正是綱手。
  把卷軸交給分身,讓分身們去鉆研,練習,白依舊是拍他的戲,得空時打打牌,看會兒書,放松心情。
  幾天后,遇到一個解不開的問題,又不好當面問綱手,人家偷偷摸摸的留下卷軸就走,不就是不想公開嗎?
  白想來想去,等到吃飯時,靈機一動道:“面前有五條路,其中有兩條被堵住,一條萎縮,老化的厲害,該怎么樣過去呢?”
  同桌吃飯的其它人懵了,梨姐扒了兩口飯;“這什么問題?路還有萎縮的?”
  沒人懂這話的意思,靜音也不例外,唯一聽懂的綱手無動于衷。
  翌日凌晨,白等來了綱手,老樣子,綱手留下東西就離開,這次不是卷軸,因為問題很簡單,只是一張紙條的事,白打開來看。
  “細化查克拉,堵塞不代表沒有空隙,可以滲透過去,萎縮也一樣。”
  白似懂非懂,經過分身的多次嘗試,這一難題得以攻克。
  自己一個人摸索,走彎路就不說了,有時候還走錯路,有綱手這樣系統的教導,白那紊亂的基礎變得扎實。
  白沒有問綱手為什么要教他,正如綱手不當面教他一樣,這是兩人之間的默契,看破不說破,師徒有的做。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