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四十五節 血意滿乾坤

小說:宇圖 作者:鄭斯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8
  正所謂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祝年詞那句常有的祝您闔家歡樂,人生一帆風順,此話中闔家歡樂確是受用,若是一帆風順故然可好,可人生若真個一帆風順,不免有些無趣了,閑話休說,言歸正文。
  且說收拾已畢,食了早餐,駱燕拿起床頭上的電話道:“飛龍,你和你妹妹準備一下,十分鐘后在辦公室外等我。”
  電話那頭一個粗曠的聲音道:“四小姐放心,保證到位。”說完掛了電話。
  時間不久,但聽到外邊一陣咚咚的聲音,好像農村干打壘的夯聲(干打壘:指早前農村壘墻時不用磚或石頭,而是用濕士一層一層往上堆,兩邊用木板擠上,堆的時候為了結實用重物將每層砸實,那重物是為“夯”。)。聲音越來越大,最后聽見開門的聲音,嗡聲嗡氣的一聲道:“四小姐,我們兄妹來了。”
  鄭見這對兄妹果真是一對,長的相似不說,就是性情也相似,見了自已倒是尊敬,半鞠了躬道:“先生,今天的事我們按排,從現在后,四小姐和你千萬別離開我們兄妹兩,這個地方已經不是人待的地兒了,亂走的話你們會有危險的。”
  鄭眼睛瞪挺大,使勁點點頭,跟著他二人一前一后往樓梯處而去,鄭也鬧不清楚他們要干啥,只得看了一眼身后極有特色的駱燕,跟著他們兄妹上了樓。
  上樓的路上誰都沒說話,只聽到他倆踩在樓板上咚咚的聲音。
  上了兩個樓梯,尚飛環晃著高大的身體蔣兩只大胳膊平伸,把樓梯擋了個嚴實,飛龍一愣問道:“飛環怎么了”
  尚飛環沒說話,駱燕說道:“哥,我姐姐現在就躺在前邊的屋子里。”說著用手指了指眼前的一扇門接著說:“過一會進去的時候只可看一看,千萬可有任何接觸,切記,謹記,明白嗎?”
  “哦這是為什么?”
  “別的別問,這一點你要牢記就行了,否則你我還有飛龍他兄妹誰都離不開這間屋子。”
  鄭晏亭聽后脖子后生出一股冷風,雖不明就理,見她說的鄭重,便覺其中定有蹊蹺,道也記住了,于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尚飛環這才轉身,看著眼前略顯發暗的門,先是用手輕輕試了試,見沒什么異常,才慢慢推開,現下是九月的天氣,天高氣清,屋子很暗,一股冷氣撲面而來,而且冷氣這來著很重的血腥的氣味,還有潮氣,打在臉上粘乎乎的都粘臉,讓人感覺極不舒服。
  說實話,要是鄭晏亭自己,說死也不邁這屋的門檻,好在他們人多,再者,鄭是有目的來的,他想見駱瑩一面,不然決不甘心,有著這么股子動力,才讓其膽子能大一些。
  其實環境都是一樣的,一個人也是這場所,一群人也是這場所,但是人多心就不虛,你說怪不怪,閑言少講,言歸于正。
  鄭晏亭依仗眾人的力量和對駱瑩的情感的動力,這才小心翼翼的走進屋子,他們也跟了進來,見這屋子并不大,四面皆是白墻,屋子沒有窗戶,好像一個大籠子。正中間有一個大桌子,用一塊白布朦著,供桌上點著素蠟,火苗突突亂竄,供桌正中放著個牌位,寫著“駱女嫣紅神位”,都是鍍金的字,牌位前方擺了些供品自不必一一細說。
  鄭晏亭一看牌位覺得有些奇怪便問駱燕道:“燕妹子,這牌位為什么是這個名頭,據我所知牌位的名頭可不是胡亂寫的,駱瑩的為什么是神位這不合常禮。”
  駱燕也是一愣,往前一步看著牌位摸著腦袋道:“我不知道啊,這前是沒有這個的,也不大可能是我大伯立的。”
  在供桌后邊停了一個挺高的臺子,臺子高過牌位,但是也用白布朦著,至于臺子是桌子還是什么就看不著了,高高的臺子上靜靜躺定一人,腦袋沖著門,看模樣定是駱瑩假不了了。
  鄭一見駱瑩心中幾度酸楚,淚水成雙的往下滾,一時忘卻牌位的事,幸好背對著他們,才沒有被發現,也許是對駱瑩的情感所至,剛才的恐懼一掃而過,緊走幾步來到臺子的側面,往臺上看去,果然正是駱瑩,再看此時的駱瑩,身體短了一塊,面無血色,兩眼塌陷,腮幫子也塌陷了,高高的權骨看著叫人發慎,如果你不仔細看著一點就認不出了,看過多時,出于本能我抬手就想摸一摸她的臉,但是手也抬起了,忽然想到時方才駱燕對我說的話,叫多千萬不要觸碰駱瑩的肌膚,駱燕說的時候表情嚴肅,相信絕不能是無的放矢,不讓我碰最好不碰,就想著把手撤回來,可是萬沒料到的是,駱瑩就像身上長了磁鐵一樣,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強力吸我的手,吸力之大讓人無法抽身。
  在后邊看著的駱燕和蔣兄妹臉色鐵青,大吼道:“哥,你要干什么,不能碰她,快住手。”
  可是話已經說晚了,鄭晏亭離著駱瑩也就半米遠,吸力又極大,鄭晏亭的手一下被吸到駱瑩的身上,與此同時覺得翻江倒海一般難受,五臟六腑都有針扎的那么痛,就好像身上被扎的一身的窟窿,真是痛不可當,正此時,身上偶然一陣灼熱之痛,而后鄭晏亭的身上血色光茫大震,狹窄的小屋被幽暗血色光芒照得即壓抑,又恐怖。在后邊的眾人亦惶惶恐恐各個唬的是面無血色,但不知是何道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