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三十八章 姑母

小說:獵魔烹飪手冊 作者:頹廢龍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6
  巨大身軀從光明中邁步而出,當它的雙翅張開,金色的羽毛立刻綻放出了宛如太陽般的光輝。
  漆黑的夜晚,瞬間變為了初升的朝陽。
  充斥著神圣與威嚴的氣息掃過德倫街111號附近。
  那群隱藏在椰林中的黑袍上,頓時哀嚎倒地。
  他們的身上燃起了白色的火焰。
  迅速的,將他們染成了灰燼。
  隨后就是‘復興會’。
  沒有任何的抵抗余地,包括那個化為狂風頭目在內的所有人,都被白色的火焰所籠罩。
  尤其是前者,在被從狂風中‘揪’出來的時候,很干脆的就氣化了。
  黑色的似蛇似鰻的怪物想要逃走。
  但白色的火焰直接在它身上燃起,數聲哀嚎后,那巨大的身軀在白色火焰中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個女子倒在地上,大公之子激動的看著自己脫離了掌控的妹妹。
  他想要去查看妹妹是否無恙。
  但是,巨大的壓力,令他動彈不得。
  然后,光輝稍減。
  巨大的獅鷲身影逐漸縮小。
  變為了凌空而立的杰拉德。
  “大人!”
  隨從、侍衛紛紛單膝跪倒。
  杰拉德直飛向了古樸的馬車。
  “母親,您沒事吧?”
  杰拉德一邊檢查著,一邊擔憂的問道。
  “沒事。”
  “這些不算什么。”
  “你的表弟呢?”
  老婦人笑著擺了擺手,詢問著杰森。
  “他帶著丹妮斯,稍微慢一點,馬上就到。”
  杰拉德話音剛落,遠處就出現了杰森和丹妮斯的身影。
  此刻的杰森,心底滿是震驚。
  當杰拉德說到‘儀式召喚’的時候,他就有所猜測。
  但是,杰森從沒有想到杰拉德的儀式召喚對象竟然是獅鷲。
  獅鷲、獅鷲營地、獅鷲聯邦!
  種種詞匯開始出現在杰森的腦海中。
  他可不相信這些詞匯是毫無關聯的。
  杰拉德和獅鷲聯邦有什么關系?
  不自覺的杰森想著。
  然后……
  真香!
  前所未有的香味充斥在他的鼻尖,他的腦海中只剩下了獅鷲應該怎么吃才最美味。
  肥的炸油渣。
  瘦的包混沌。
  骨頭熬湯。
  內臟爆炒。
  前后腿烤。
  一道又一道的想法從杰森的腦海中浮現。
  遠處的杰拉德突然從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令他極為不安。
  還有隱藏的敵人?
  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下意識的四處打量著。
  但根本沒有發現敵人。
  錯覺?
  杰拉德一皺眉,但馬上的眉頭就舒展開來。
  因為,他的表弟和丹妮斯已經走過來了。
  “杰拉德,你竟然會飛耶!”
  丹妮斯小跑過來,仿佛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放光。
  “嗯,儀式召喚帶來的能力。”
  杰拉德解釋著,然后,臉色突然一白,身軀有些搖晃。
  但是,卻拒絕所有人的攙扶,硬是依靠自身站穩。
  極大的體力消耗!
  有過不止一次經歷的杰森迅速的判斷。
  而且,他還可以肯定,遵照儀式召喚而來的‘獅鷲’,可不單單只會消耗體力這么簡單,應該還有其它的一些條件。
  甚至,是極為苛刻的。
  心底想著,杰森的目光則是看向了馬車內。
  看著那個衣著樸素的老婦人。
  這就是‘我的姑母’?
  杰森想著,老婦人已經抬起了手臂,招呼著杰森。
  “杰森嗎?”
  “進來吧。”
  “讓我好好的看看你。”
  與杰拉德站在一起的杰森,實在是太有辨識度了,兩個一般無二高大、健壯的身軀,如果不是面容不同的話,恐怕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一對親兄弟。
  杰森有些不太適應這種情況。
  即使他明知道,這只是他現在身份的姑母也一樣。
  那種面對長輩的別扭感,讓他很猶豫。
  杰拉德卻是不由分說的將他拉上了馬車。
  丹妮斯則是很自然的跟了上去。
  杰森都上了馬車,它不上去的話,那該去哪?
  馬車再次啟動了。
  沒有再在德倫街111號的主建筑物前停留,而是繞過了主建筑物,駛向了一側的椰林。
  至于主建筑物前的剩余事情?
  管家利德已經開始著手處理了。
  不論是傷員,還是燕堡大公之子、大公之女。
  馬車駛進了椰林,立刻,路面從石板變為了碎石。
  車子多了一些顛簸,但卻并沒有給車廂內的人帶來一絲不適。
  老婦人借著車廂內的光輝,細細的打量著杰森。
  嚴肅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
  “長得和莉莉很像。”
  “都有一雙令人難忘的眼睛。”
  老婦人說著,臉上的神情越發的柔和了。
  她抬起手,就想要去觸摸杰森的臉頰。
  但是,杰森下意識的一閃。
  老婦人愣了一下后,收回了手,隨即臉上浮現了絲絲歉意。
  “抱歉,杰森。”
  “如你所見的一樣,即使到了現在,漢斯海港并不安全。”
  “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總是希望找到破壞漢斯海港的契機。”
  “我無法讓我再多一個弱點。”
  老婦人解釋著。
  杰森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沒有著相關的記憶,他很難將自己帶進去,迸發出什么感情。
  只能是以最簡單的態度表示著。
  同時,他不忘告知老婦人自己的情況。
  “我在陶爾遭遇了一些意外。”
  “所以,很多事情我記不清了。”
  “抱歉。”
  杰森說道。
  “不,這不是你的錯。”
  “是復興會,是聯邦。”
  “他們就好像是兩頭怪物,一直在撕扯著整個舊聯邦的遺產。”
  “北方被他們打爛了,他們自然會看向南方。”
  “他們早已習慣了戰爭。”
  老婦人和藹的笑著,沖著杰森擺了擺手,然后,似乎是不想要在這個話題上停留,目光看向了丹妮斯,說道:“很有活力的小姑娘。”
  “您好。”
  難道的,丹妮斯銘記著母親的教導,見到長者要尊敬。
  不過,眼中還是好奇。
  它看著這位老婦人,總覺得身上有比杰拉德還強烈的氣勢。
  而只是露出好奇模樣,且一臉活力的丹妮斯,那是很受長輩喜愛的,老婦人也不例外,伸手就示意丹妮斯坐到身邊。
  不知膽怯為何物的丹妮斯直接坐了過去。
  而杰拉德則坐到了杰森的身旁。
  幸好車廂足夠寬大,兩個高大、健壯的人坐在一起,并沒有顯得很擁擠。
  老婦人和丹妮斯低聲交談著,時不時的發出一陣笑聲,顯然是被丹妮斯逗樂了。
  一側的座位滿是歡聲笑語。
  另外一側,杰拉德的則是沖杰森打了個眼色
  然后,這位漢斯海港的掌管者就開口道:
  “母親,我想……”
  “不要想。”
  “婚禮不能改變。”
  老婦人頭也不回的說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