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群惡心的禽獸!

小說:穿越之妖神為妃 作者:僵尸老祖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6
  眼瞧著楚帝陷入了沉思,雙胞胎姐妹在嚴嵩的提示下,趕緊岔開話題。
  一人拽著楚帝的一只手,搖晃著撒道:“陛下~人家也想要個孩子呢!”
  “是呢,我們姐妹如果一人剩下雙胞胎女兒的話,肯定可極了呢!”
  二人立馬就讓楚帝忘了之前的心思。
  抱著二人一人親了一口,“哈哈哈,好!!”
  嚴嵩見此,悄悄地退了出去。
  一出正的大門,就見太子瑾立在夜色里,神色不明。
  這樣的他讓嚴嵩一愣。
  他仿佛看到了三十年前的楚帝,為了那位,去和先帝求。
  被拒后,也是這般站在黑夜里...
  “下,陛下已經歇下了。”
  宮雖然嚴謹,但在開關門的瞬間,太子瑾依舊是聽到了楚帝的笑聲。
  再加上嚴嵩的表,他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誰在里面?”
  “是兩位娘娘。”
  不用做過多的詳解,兩位娘娘自是那對雙胞胎。
  如果這兩個人的父親不是自己的門下,他真的會認為是被他哪個好弟弟給送進來的呢。
  “罷了,是我來的不是時候,孤明再來。”
  太子瑾半夜求見楚帝,被拒門外。
  這件事沒有一炷香的時間,該不該知道的都得了信兒。
  太子黨心緒不寧,其他人則大多幸災樂禍。
  “呵,他還真以為父王十分信任他么?”
  良王得了消息后,心很是舒爽。
  他可是比誰都清楚,對于他們的這個好父王啊,除了他自己,誰也不信任呢。
  只是,他猜測不到拓跋瑾這么晚進宮是為了什么。
  不過...
  “讓人把事透落給太子妃。”
  是時候再給拓跋瑾后院中添一把火了。
  有些仇,自是一刀子一刀子慢慢的磨才能讓人解氣啊。
  ---
  太子妃有孕在,已經兩月有余。
  在這期間,太子瑾對著胎很是關注。
  總是讓不同的太醫為其診脈,惹得不少人艷羨。
  眾人都說,太子夫妻伉儷深,是王室小夫妻們的表率。
  當然了,同樣為表率的還有良王夫妻。
  不過那兩位是新婚燕爾的,與太子夫婦可是比不了得。
  還有就是,太子府可是比邪王府里的雞飛狗跳要強上不只百倍呢。
  對以上云云,太子妃熊氏自己也是相信的。
  雖太子后院女人不少,但都沒有一個能越的過她去。
  外加上再有孕,太子對她也是真的多加上心。
  甚至每都會讓人來請平安脈,就這一點...她已是滿足。
  今一早,她聽說昨晚的事,擔憂太子瑾為此事煩心,所以這一早早的,她就拎著參湯帶著婢女,往前院探望。
  這還是她發現有孕以來,第一次往前院去,上一次...還是楚帝來的時候。
  穿過假山,還未走幾步,熊氏就聽到假山后面的竊竊私語。
  “你聽說了么,下的書房里都換了好幾撥擺件了。”
  “怎么沒聽說啊,前院的動靜鬧的那么大,也就只有后院的娘娘不知道了。”
  “聽說啊...那陛下留宿進了后院...”
  聽到這里,熊氏只感覺全冰冷,眼前漆黑。
  “娘娘!!!”
  陪嫁丫鬟冬青伸手扶住要倒地的她。
  而后惡狠惡的對假山后面喊道:“你們都給我滾出來!!”
  只是,那說話的兩人在聽到這邊動靜后,立馬就嚇得逃走了。
  主仆二人根本就沒有看清楚是誰!
  冬青見熊氏子不適,也顧不得去前院了。
  直接扶著她往回走,邊走邊安慰道:“娘娘莫要聽他們胡噙,那奴婢一直陪...”
  說到這里,冬青忽然想起,那當值的不是她。
  因為在前院,當值的人都是太子下的人!
  回到房間,熊氏漸漸緩了過來。
  她后摸向肚子,這里有她的孩子...
  它已經有兩個多月...
  不對!它或許不到兩個月!
  有些事,只要有了頭緒,事事便能接連在一起。
  就像現在,熊氏想著最近太子瑾的反常。
  難怪自那起,他便不留宿她這里。
  她以為是他有難言之隱,所以找了那么多的大夫。
  如今想來...
  他是在用這樣的方式來迷惑她!
  那的人...
  不對!!
  她的孩子是太子的!
  她的孩子兩個多月了!
  可是...
  他們拓跋家的人手眼通天,想要掩蓋住這樣的丑聞,隨便改個子那是多么輕爾易舉的事啊。
  想到這些,熊氏全瞬間就被冷汗浸濕。
  已經是孟夏之月,她竟一絲溫暖都感覺不到。
  “你怎么了?聽下人們說你暈倒了?”
  太子瑾匆忙地跑了進來,冬青扶著太子妃回房,整個后院的人可都是看到了。
  一想到她沒有走幾步就這般,與當初懷南陳時大不相同,不眉頭一皺。
  熊氏在太子瑾出現的那一刻,馬上收起所有思緒。
  臉上雖還是有些蒼白,但裝作也溫和的一笑,“這孩子氣,妾有點受不住了。”
  氣?
  太子瑾眉一凜,這兩個字現在對他來說,可不是什么好詞兒。
  想到太醫說的,男人到了一定的歲數,就算有了孩子也難以留住。
  那這個孩子...
  熊氏注意到太子瑾的眼神,這下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她低下頭,眼神如無底的深淵。
  不管這個孩子是不是楚帝的,太子瑾的表現就已經告訴了她。
  那在前院的人是楚帝!
  拓跋家的人...一群惡心的禽獸!
  不得不說,熊氏真的不虧出自名門。
  她在快速的時間接受了這個消息后,便從心中有了章程。
  不管怎么樣,她都不會許自己和劉氏般,落得凄慘的下場!
  收起所有思緒,她起為太子瑾斟上一杯茶,“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看到南陳,他還好么?”
  提到長子,太子瑾稍微放松了一點,“在前院跟著先生讀書,乖的。”
  “是么。”
  熊氏見此,知道他沒有因此牽累南陳,心就更放下了。
  忽想到什么,她突然牽起拓跋瑾的手,使其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下,我們的這個孩子也乖的,現在就這么氣,說不定是個可的女兒呢。”
  太子瑾一愣,“女兒很好...”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