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302章 野貓也是條命

小說:時光傾城之梨花帶雨 作者:甜蜜汁兒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7
  另外一邊,掉到池塘里的凌少,在丘管家的幫助下,最終還是僥幸的爬了出去。
  他渾都濕噠噠的,敷著爛泥,掛著爛草,樣子說不出的狼狽不堪。
  “jiàn)人,jiàn)人,jiàn)人……”
  回去清理了一番后,他怒氣依舊難平,在房間里煩躁不安的走來走去,嘴里不停的咒罵著。
  尤其是當丘管家告訴他,他心心念念的美人不見了,消失了時,他的怒氣達到臨界點,剎那間奔潰了。
  只聽得“稀里嘩啦”得聲音此起彼伏,那些他費心準備的東西,全部被他拋到地上變成碎渣。
  丘管家也不敢試其鋒芒,趕忙關上門,任由他獨自在里面發泄個夠。
  大約二十分鐘后,才見他重新換了衣服,怒氣沖沖的打開門,“丘管家,備車,我要去人間四月天。”
  另一邊,從下水道里爬出來的三個人,渾臭烘烘的走在大街上,沒有車子愿意搭載他們,漫漫長夜,就這么躲躲閃閃遮遮掩掩的走在路邊的綠茵草地里。
  畢竟是跑路,他們不知道凌少會不會派人出門抓捕。
  也許是否極泰來,轉機出現了。
  不知從哪里竄出一只小野貓,跌跌撞撞的跑到馬路上去了。梨花剛好看到了,自是不能坐視不理。
  好在現在是夜深人靜,公路上的車子也比較少,她在車流中奔跑閃避著,險而又險的跑到小野貓的跟前。
  眼瞅著路的盡頭開來一輛小汽車,那車速少說也有120邁,也不知梨花是怎么躲過去的,只見那車子快速的開走,并沒有因為快要撞到人就停止下來。
  這驚險的一幕,嚇得年輕的司機和面目全非的女子嘴巴張得大大的。
  “你為了只貓,冒這么大的險,值得嗎?”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梨花輕輕的順著小野貓的毛,憐的把它摟在懷里,云淡風輕的說道:“它也是條命,總不能見死不救。”
  “你們看,它多可啊!還是個鮮活的生命,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梨花滿臉的溫暖,不知不覺感染了兩個人,他們也伸出自己的手,摸了摸小貓的毛,捏捏它的小耳朵。
  小野貓實時的小聲叫了一聲:“喵嗚~~~”然后伸出舌tiǎn)了tiǎn)梨花的手,一切都是那樣的寧靜美好。
  不過,很快,這個氣氛就被草叢里突然冒出來的一只野狗給打破了。
  “汪汪汪~~~”野狗齜牙咧嘴的對著三人一貓狂吠著,它的頭往下壓低,呈現出一種即將攻擊的態勢。
  小野貓被嚇著了,渾的毛發豎立起來,一副全神戒備的架勢,對著土狗叫的異常的兇狠,“喵嗚~喵嗚~喵嗚~~~”
  面目全非的女子也被嚇著了,一溜煙躲到了年輕司機的背后,渾嚇得發抖。
  年輕的司機其實也很想躲,他左右看了看,發覺自己被牢牢的控住住了,卻是被面目全非的女子緊緊抓住手臂不得動彈。
  “你別拽我,松開!快啊!”
  年輕的司機有些失態的嘔吼著,要是沒人拽著,以他的速度,早就跑沒影了。他也不需要跑多快,只要跑贏了這兩個女人,這土狗就不會對他有威脅了。
  話說,他也怕狗,他的腿肚子上,至今還殘留著童年時的影。
  那還是個炎的夏季,他才五歲那么大。手里拿著一顆冰棒,走在馬路上美滋滋的tiǎn)著。誰知道眼睛光看著冰棒了,沒注意腳下,正好踩到路邊的一條狗尾巴,那狗被踩痛了,轉過頭就是一口,牙齒入三分,要不是旁邊剛好有大人經過,幫他把狗嚇跑了,他那條腿怕是就要廢了。
  他至今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看到狗這玩意兒,沒腿軟的跪下就不錯了。
  “我怕……你別丟下我!嗚嗚……”面目全非的女子抓得更緊了,似乎怕他就這樣丟下她跑了一樣。
  年輕的司機沒辦法,只好彎腰在草地里摸索著,希望能摸到石塊這些可以嚇退土狗。
  土狗蓄勢待發,可不會給人準備的空間,汪汪汪的沖上來,對著年輕的司機就要咬下去。
  年輕的司機嚇得緊閉雙眼,抬起手來擋住自己的臉,一副不敢還手的窩囊樣。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根木棍橫伸過來,正好戳進土狗的嘴巴里,差點就給他從喉嚨里伸進去,把它給當烤串了。
  土狗吃痛后,往后退了回去,怒氣沖沖的對著梨花,卻是沒有狂吠了,狂暴的氣勢已然削弱了不少。
  “快些滾吧,不然下次就戳爆你的狗頭。”梨花威脅式的揮舞了下木棍。
  看起來只不過輕輕的揮舞了下,但是其破空聲卻有如響雷一樣,嚇得土狗又往后倒退了幾步。
  它也不是個蠢的,知道自己討不了好,有些念念不舍的看了看男人,它遺憾的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逃跑了。
  “呼……嚇死我了!多虧了你哈!”面目全非的女子拍拍自己的口,劫后余生的感覺,讓她的腿還在顫抖著。
  年輕的司機也是輕吁了口氣,卻是沒有說什么,免得弱了自己的氣勢。作為男人,他還是很要面子的。
  “一點小事罷了,不足掛齒。兩位還能走嗎?”她朝前走了幾步后,反詢問著。
  其實,以她的速度,完全可以擺脫掉兩個人,獨自狂奔而去,不受拖累。
  但是,她總歸是牽連了這兩個人,怕他們被凌少的人發現了,然后死無葬之地。
  三人繼續走著,面目全非的女子越走越吃雞力起來。她穿著的是一雙細高跟鞋,走在草叢里本就磕磕絆絆的,時間一長,腳就累的不行了。
  “啊……不行了,我走不動了。腳疼!!”
  她一股坐在草地上,也不管臟不臟了。此時,又有些后悔跟著跑出來了,她那個時候,如果趁著天黑一路摸回去,說不定不會有人懷疑她呢?
  只是,雖然已經面目全非了,她還是不敢賭,凌少這個人的報復心特別強,很多事,不管有沒有證據,但凡是他懷疑的,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抹除掉。
  年輕的司機很沒耐心的抱怨起來,“一路上磨磨蹭蹭的,再不走,你自己一個人待著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