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軒小說網

第四百四十三節 生存

小說:數據廢土 作者:輝煌戰狼 更新時間:2019-10-06 12:26
  “尼,尼好,達人……”
  這兩個流民的大陸通用語很糟糕,估計平時用當地的土話交流。他們之所以表現出友善,原因不在善良,而是看見陳興背著槍。
  陳興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了兩袋軍用口糧。兩個男性流民看得口瞪目呆,他們未必見過空間物品,但肯定知道這是“大人物才有的手段”,愈發地老實起來,低著頭,唯唯諾諾。
  “看看這張地圖,告訴我怎么走,它們就是你的了。”陳興用便攜屏幕連接黑表,調出手繪地圖給兩人看。
  這些流民都很弱小,不用擔心泄露信息造成的麻煩。兩個流民看了半晌,都搖了搖頭,說他們不知道,但村里的長老可能知道。
  流民的棲身處肯定離水源不遠,片刻之后陳興就跟著兩人來到村落。這里是石頭山背風處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掛著二三十頂破舊打滿補丁的帳篷。女人在帳篷外干活,小孩在旁邊玩耍,看到陌生旅人進村,紛紛抬頭張望,一個膽子較大的男孩跑過來,朝其中一個男性流民嘰里呱啦地說著什么。估計是嫌小孩煩,或是出于保護目的,交談幾句后,男性流民做出打人的動作,男孩一溜煙地跑了。
  村子中間用木材架著一具鐮刀甲蟲的尸體,甲殼里面的組織都被挖空,復眼也成了空洞。
  荒野深處的環境十分惡劣,很難單純靠種植生產,所以流民會狩獵較弱的變異生物,除了活尸外什么都吃。
  由于變異生物的體內含有豐富的靈能和變異基因,流民的身體素質會比普通人高很多,甚至有可能成為頂級強者。據說麥可羅羅就是流民部落出身,只是相較于通過工廠提煉的藥劑來說概率低了不止十倍。
  變異生物的肉中含有大量毒素和完整的物種生命印記,直接食用會有三種結果,最好的就是變強,剩下的是中毒身亡和基因過度變異成了怪物。
  工廠的提煉是將尸體中的靈能提純,并且將物種的生命印記破壞,成為殘缺的印記或者印記碎片,人類在吸收變異生物能力的同時也不會被異種生命印記侵蝕,這種現象在學術上被稱之為“印記取代”。
  就是當一個強大的生命印記和弱小的生命印記發生對抗時,弱小的一方將會被取代。簡而言之,一個過分弱小的人食用鐮刀甲蟲的肉很可能導致甲蟲化變異,最后變成半人半蟲的怪物。
  但有利也有弊,工廠的提煉過程中會損失大量的靈能,十不存一,直接食用的效率會非常高。
  陳興直接吞食狼王晶核突破極限就是這種情況,只要能克服毒素并征服物種的生命印記,實力就會大幅度提升。
  不過話又說回來,毒素會一直作用于人體,長期食用會損害原本的壽命,所以流民的生命普遍在三十到四十歲之間,能上七十歲就算是高壽了。
  一個老女人正用木桿攪動著鍋里的食物。那食物黑糊糊的,像是多種東西混合在一起的漿糊,攪動時能看見彩色的管狀物,依稀可以判斷出是蟲類的血管和神經。陳興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反胃,這東西還真不是人吃的。
  盡管帶路的兩個男性流民看起來還算強壯,估計有小精英級或精英級的實力,但背后和肩膀露出來的皮膚有些黑色斑點,這是長期食用變異生物的肉逐漸積累在皮下的毒素。
  這個世界有大量的流民,他們并不包含在三十億的人口統計中,非官方的估算全世界有七億的流民。他們中間有些是被迫的,有些則是自愿的。遠離俗世的紛爭,經營自己的小家族,何嘗不是一種選擇?
  眼前這個位于格拉斯丘陵中心的村落十有八九就是后者,與世隔絕,就是生存環境差了點兒,不然就是世外桃源了。
  村落的最里面有個石洞,門口架著兩個火盆,旁邊站著一個手持長矛,背著步槍的健壯男人。
  看到陳興,健壯男人正想上前阻攔,卻被其中一個男性流民迅速拉開,嘰嘰呱呱的說了幾句土話,然后就讓開了。
  山洞不深,走七八米就到了。地上鋪著不知名的獸皮,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草藥的味道。一個干瘦的老者跪坐在小桌旁,身后放著許多瓶瓶罐罐和石制的藥缽還有一些看不出用途的石制器皿。
  走在前面的男性流民上前嘰嘰呱呱了幾句,又指了指陳興,大概是說明陳興的身份和來意。
  “年輕的強者,我代表阿桑部落歡迎你的到來。”
  老者起身行禮。荒野之上強者為尊,不管年齡大小地位差別,拳頭硬的就是佬大。
  陳興給出地圖,老者仔細看了一會兒,說道,“往西走三十公里,看到鷹嘴巖再往北走幾公里就到了,不過那可不是一個好地方,我年輕的時候去過,會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陳興追問道。
  “在那里很容易迷路,在樹干上做好的記號會奇怪的消失。大白天的突然起霧,霧中似乎能聽見歌聲,就像幽靈在唱歌,樹木仿佛在竊竊私語,就像有很多人在偷偷看著你、議論你,那種感覺說不出的可怕,我本以為能撿到好東西,當然我也撿到過,賣給一個過路的商人換了兩只山地駱駝……”
  老者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眼中透出恐懼的光芒,仿佛看見了什么可怕的景象。
  但這些對陳興來說都不算什么。他三世為人,不相信世上有什么神神鬼鬼,只要實力足夠什么都不怕。他現在有短距離瞬間移動、三重奏、狼王、火焰免疫,一堆保命技能,就算打不過也能跑。
  “有人愿意帶路嗎?我可以支付酬勞。”他拿出一袋金幣問道。
  兩人男性流民看著敞開的袋口里金燦燦的錢幣露出了貪婪的目光,但最后都搖了搖頭。
  “年輕人,如果不是非常必要,我勸你還是別去了。”老者說道。錢是好東西,但必須有命去花。
  詢問完,陳興留下兩袋軍用口糧和五個金幣就離開了。一方面是趕路,另一方面也不想被邀請嘗試甲蟲米糊,那東西想起來就胃抽筋,估計快要餓死也不會吃的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